Monday, November 30, 2009

久违的城堡

打开天窗
一道阳光从唯一的入口涌进
光源中可以看得见
那细微的尘粒飘浮在空中
我多久没回来了

手指轻轻滑过
窗边的桧木矮茶几
一条浅色的痕迹还原了
茶几原有的颜色
那厚厚的尘埃究竟积了多久

巡视了整间城堡
四处都有被人闯入破坏的迹象
某间客房里留下几瓶空烧酒瓶
中间的位置被空了出来
几张床铺排放在地板上
他们来了多久

我猜他们是日本人
书房留下几封的信件
写的全都是日文
他们究竟在这里干什么

无所谓
主人回来了
就轮不到他们在这里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