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室

我曾经悄悄地跟自己说, 当我二十五岁的时候,我要信奉基督教, 就为了我将来的葬礼。有些人为了有个西式的婚礼 而嫁给一个基督教徒 或是自己入教。而我则希望 我的葬礼可以宁静和祥地进行。从小到大, 在我印象中 中式的葬礼都是恐怖的,一群人守在灵堂 哭哭啼啼地 边烧金纸边呼喊 整个灵堂被烟薰得睁不开眼睛 还有一群师父 敲锣打鼓地 做着法事。整个氛围让我觉得 那张挂在灵堂上的照片也变得很吓人。小时候的我 真的很害怕出席这种场合 只能紧紧地跟在妈妈身边 然后不敢乱瞄 深怕我看见了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

可是长大后开始了解 道教和佛教 是两码子的事。 家里就曾经办了两次葬礼 一次是公公的 另一次是妈妈的。公公的葬礼是很传统的道教仪式 要烧很多很多的金纸 要请师父帮忙做法事 还有很多很多的程序。由于这是亲爱的公公 所以恐怖感就变得没那么强烈。可是那时候的我还是比较向往宁静的西式葬礼。

妈妈的葬礼 是我第一次看到的佛教仪式。不需要烧金纸 更无须点什么元宝蜡烛 到访的宾客只须以菊花拜祭鞠躬 灵堂里播放着温柔的佛歌 那是平静且让人心情平稳的环境。 至少我可以很平静地 接受我妈妈的离去而不至于无时无刻都难过得想哭泣。 很庆幸我爸爸从他朋友身上学到很多关于正宗佛教的观念 以至于我妈妈的葬礼是以这种方式进行 我想她也会喜欢这种氛围。师兄说 我们不可以哭泣 那是希望离开的亲人可以安心地跟随阿弥陀佛去西方极乐世界。我知道那时候 有很多到访的宾客也是第一次 感受佛教的道别式 而有些困惑。交头接耳地询问 为什么不烧金纸 莫名其妙地看着我们姐弟们 还可以和舅舅阿姨开心地聊天。我爸甚至在葬礼结束后责问我们 怎么可以那么冷血?可笑吧!大人们要我们不要哭泣 免得妈妈不放心 到最后反而觉得我们很冷血 妈妈离开了却毫无感觉。 结果我和我弟在听了我爸的那番话以后 完全崩溃 哭得泣不成声 那是一次性的发泄 强忍了那么多天的眼泪和心情 一下子宣泄出来了。啊~ 哭完以后 真的很舒服 却也发现心里头有一个角落被挖空了。

至今 我们仍然没有烧金纸 有些亲戚觉得我们很不孝。我只能说 请先去了解佛教的观念。
我们不烧金纸 却以做功德和念佛经 回向给离开的亲人。这是佛教的方式 宁可用买金纸的钱花在有意义的行为上 然后再将这份功德 回向给离开的亲人。所以有时候 我会在临睡之前念一遍《佛说阿弥陀经》回向给我妈。希望她在西方极乐世界可以修行得更好 品位升得更高。我妈知道我们的心意就可以了。至于其他人的想法 我实在无能为力去控制。

 一时之间 不是所有人都能明白 但是第一点要先了解的是 道教和佛教是不一样的。宗教信仰是互相尊重的 就像我不会明明知道 回教徒不吃猪肉 却硬塞猪肉给他们吃 而回教徒朋友也不会因为他们不吃猪肉 而禁止我们吃猪肉 这是一样的道理。

我想 目前此刻 我还是和佛陀有缘分 既然佛教仪式的葬礼 还蛮符合我的要求的 那么耶稣先生 不好意思咯 ~~


为自己留一间墓室, 甚至已经想好了灵堂上的遗照要放哪一张照片,我对死亡究竟做好了准备吗?妈妈离开以后,那一瞬间死亡变得令我变得不再害怕,反而很向往。算命师傅好像有点本事,连我藏得那么深 那么深 深得连我自己也不知道的想法 也挖得出来。死亡并不可怕,活着才是需要更大的勇气。开始爱上旅行,是因为不想像妈妈一样,想去的地方却始终没去成。活着,需要目标;旅行也许是一种动力。总是预定好几个月以后,甚至是明年的机票,那么至少我会努力好好活到下一次旅行的那一天。

看似消极 换另一个角度我正积极滴寻找活着的意义。也许哪一天 这样的想法会逐渐消失。但至少 现在我开心地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