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9, 2012

此生必做的事

忽然发现 我一直有一堆想要做的事
从很久以前开始

想要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
  如果可以  希望房间有个小书橱

想要考进大学
   如果可以 希望 校园有一大片草地 可以倚靠在大树下看书

想要开一间咖啡馆
  如果可以 希望 是结合书店的概念

想要去台湾旅行
   如果可以  希望 老妈赶快康复 一起去

想要学钢琴
   如果可以  希望 可以学会那首 《卡农》

想要有一台万能相机
   如果可以 希望 那台相机是白色的

想要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
   如果可以  希望 和同事们都很和睦

想要去看东方神起的演唱会
   如果可以  希望 近距离看到俊秀 弹钢琴

想要去看周杰伦演唱会
   如果可以  希望 和他合照 告诉他我的秘密 

想要去看俊秀主演的舞台剧
  如果可以  希望坐在第二排的位置

想要学好一门外语 
   如果可以 希望是 日语 或 韩语

想要去看樱花
  如果可以  希望 走在满是樱花树的街上逛逛

想要去日本旅行
    如果可以  希望可以去京都  到神社拜拜

想要去跳蹦极
  如果可以  希望 找个大胆的人 一起跳

想要混进韩国庆熙大学 
    如果可以  希望在那边上几天课 

想要参加一次 世界宣明会办的探访团
   如果可以  希望去缅甸 看看我助养的小朋友

想要玩一次 高空滑伞
    如果可以  希望 是在海边

想要去韩国旅行
  如果可以 希望在路上遇见俊秀

想要去纽西兰 打工旅行
  如果可以  希望遇到很棒的同伴

想要去看枫叶
  如果 可以 希望 可以去加拿大

想要每年出国一次 
   如果可以  希望 留下很好的经验 回忆

想要尝试 一个人的旅行
   如果可以  希望 会是一个星期的旅程

我之所以 活着  只因有这些在支撑着我
有很多一闪而过的念头 来不及记下来

我相信我还有 很多很多 想要做的事
每年都在 增加
庆幸有些事情 已经完成   正在进行中  计划中

加油 ~ 只能替自己鼓励 打打气












Thursday, September 6, 2012

忍无可忍

是可忍,孰不可忍
大男人主义可以忍,但是大男人又自以为是的就很难忍。


先生,
我不知道原来你的观察能力竟然那么差。或许你会察言观色,但只对于外人。在你身边的人,相处那么久,竟然还不了解他的习性。从小到大,你老爸跟你的话题有哪些?现在他除了跟你聊政治,还能聊什么(工作上的事情,问你两句,你又不耐烦),只有投诉其他的孩子你有兴趣听,他不聊这个,还能聊什么。你以为他只有跟你投诉吗?他为人很精灵的。跟大女儿,投诉两个儿子;根小儿子,投诉他的哥哥姐姐。但是只有你会小题大做,把小事放大,放大,放大,放大,再放大。偶尔有时间,不要只是看商管的书籍,多看一些心理学(不是儿童心理学,是长者心理学)。研究一下老人家的心态,他们在寂寞的时候,会常常做出一些举动来引起孩子的注意,其中一种就是投诉行为。你看我们什么时候,会像你这样,小小事就搞到很大件事。你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妈妈在骂人,就自己对号入座,明明就是三个一起骂,你就自以为在骂你一个人。你这种小题大做的行为,已经开始变本加厉了。

做点事情把那么辛苦吗?拿钥匙开门给他,你会少一块肉吗?早上我在想着事情,关了门后,反射性动作就把钥匙放进包包,有必要搞到我好像犯了什么大错吗?这不是小事化大吗?难道你就没有试过这类似的事情吗?脑子在想着事情,错手就把衣服丢进垃圾桶,垃圾丢进洗衣机;再不然就是东翻西找眼镜在哪里,明明就是挂在自己的头上。他回到家,进不到门,当然是会呱呱吵,又那么奇怪吗?他讲多两句,没有人理他,自然就会停止的啦~ 你可以选择不要理会的啊~

从头到尾,我都没有要求过我要买一辆车,是你们自己决定,觉得我必须要有一辆车,我已经无数次跟他反对这件事情,可是到最后,他直接带我去看车,你也只是丢下一句话:“麻烦你找一天请假,然后跟爸爸去银行签那份agreement。” 买了车,就是说我技术不好,要多练几次,答应每个周末要教我,但是每个周末都去打球,我也懒得吵,那根本无补于事,我也只是静静等他的“心血来潮” 带我绕几圈。我不知道他跟你说过什么,但是我已经很久都没有理这件事了。说要请人教我,我从很反抗,到累了,妥协了,结果他满意了,但是“那人”却还没出现。我不知道他在等什么良辰吉日,反正他不急,我也没有理由去急。车这个月才开始要供期,我又不知道你从哪里听说,我不要供车,要别人供车。反正我没有这样想过,一个月多花费几百块,我预算再改一改还不至于入不敷出。不然我也不会签那份合约。保险是他说要帮我和小弟供的,你不爽,可以叫他不要给我们供,或者叫他也帮你供。不要在那边,没有题材,找题材吵。你不累,我听多了也累。反正你老爸,最爱的题材就是钱,三不五时就会提一提,等你跟他说,不要直接他的信用卡过帐,他又说没关系,下个月又开始发神经。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需要我跟你解释我的工作范围吗?曾经提过我的公司在implement SAP system, 现在开始试验阶段,每天一两个小时training, 那批韩国人下个星期要回去了,我们只能趁现在找出问题和需要改进的地方,他们走了以后,就敲槌拍案了。老板要我们这个星期把7月份和8月份的JE, 全部输入新的系统,你知道有多少资料要准备吗?每个Account要检查,每个vendor的资料要检查,还有一大堆的东西要学,要做。我 OT 哪里得罪你了。我去旅行又关OT什么事情,这两件事扯在一起,不是比扯铃更扯吗?简直是扯到外太空去。什么叫做,“OT的钱,拿去玩”。这样你也可以不爽,你可以去玩,我不可以吗?我自己拿我自己的钱去玩,又哪里得罪你了吗?我OT有我自己的理由。这个月要准备Report,generate report, 你知道generate 要花一个小时的时间,整个system不能用,等它generate,最高纪录一个星期,report改了又改,generate又再generate, 差不多十次。你以为留在公司OT无所事事,老板会放过你吗?

小狗是大家养,现在莫名其妙变成“我的狗”。没事就拍张照,post去facebook, 有事就说是我的错。我不是每个早上起来,收拾他的大小便才出门吗?我出门以后的事,我能控制吗?难道要我跟它说:biscuit,姐姐出门过后不要大小便,无论如何都要等我晚上回来,忍到膀胱爆炸都要忍。这样吗?就是你多多投诉,外婆才会要接走biscuit,可是你有想过吗?你认为的这些“麻烦事”,这样丢给外婆吗?当初是我们要养,现在就多多借口,讲没有人照顾。它又不是baby,要盯着来照顾。你要外婆,阿姨,舅舅,帮你搞顶你的“麻烦事”吗?而且冲凉,剪毛,散步,没有一样要你负责,究竟哪里麻烦到你了?

电话不见是我故意的吗?我承认我不够小心,常常不见东西,这就跟你爱小题大做的性格一样啊!那就是我的性格,粗心,或者你要这样形容。难道电话不见了,我很开心吗?这件事也可以来在我头上,我简直无言。

我脸本来就不白。有问题你去问我妈,还有你去问我朋友,什么情况下我会“脸黑”-要睡觉的时候。别人都会观察,就说你不会观察身边的人。不要自以为是,脸黑=不爽,这个世界有十二个星座,不代表这个世界之有十二种人。事情是没有绝对的。说过多少次,不要自以为是。

我看起来很委屈,很可怜吗?那你该去换副眼镜。现在的我,过得很充实,星期一到五,开开心心地去上班,还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星期六可以做我喜欢的事。我并没有觉得哪里委屈,那里可怜?我不知道你用什么角度,反正我只能跟你说,我一点都不觉得我很可怜(简直就是神经病)。不要把你对自己的感觉,反射到我的身上。

就先这样,反正很多事情都是你自己在那边大惊小怪,没事找事乱。你自己慢慢想想

Sunday, March 4, 2012

小学时期 身上只有一张卡
一张贴着大头照的马尼拉卡
用途就是在图书馆借书时盖章的
我称它为 图书馆卡

中学时期 多了另一张卡
象征我已经迈入青年时期
一张蓝色的身份证
那时候 图书馆卡也升级了
不再是马尼拉卡而已
至少有一层Laminate薄膜
钱包里还有一张电话卡
在手机还不是很流行的时代
电话亭还是处处可见的

再长大一点 考了驾照
钱包也该是时候换一个新的
接着某一天跟着妈妈到银行
她说以后要学会财政管理
结果 办了一个私人储蓄户口
钱包又多了一张 提款卡

上了大学 又有一张新的学生卡
学生卡可以用于图书馆借书
所以不用再办一张图书馆卡
然而学生去K房,电影院都有折扣
所以学生卡要小心保管

后来开始出社会工作
薪水进帐的银行是另一间
结果又开了另一个储蓄户口
也顺便地  多领一张提款卡

如果公司是在某大楼的某一层
恐怕你还得有一张通行证
按了电梯 上了楼
然后又换另一张公司入口处的员工证
才可以进到公司内部
(幸好我上班的地方,使用指纹辨识器)

每天搭公共交通上班
为了节省时间  又办了一张
畅通无阻的交通卡

签了保单之后
保险公司的人员说
医药卡必须随身携带

开始学会逛街之后
又办了一堆
什么什么商场的会员卡 优惠卡
就连宠物店的会员卡 也办了一张
除此之外   还有一堆等着盖满章
换取礼品或是折扣的商店优惠卡

当然大人们通常还会有一张
恐怖的信用卡
而这张卡是我在现阶段
还不敢拥有的

长大的其中一个象征
就是你身上 会有
越来越多 莫名其妙的卡

Monday, February 20, 2012

末日

如果预言真的实现
那我还剩下多少的时间

我开始想象
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是海啸泛滥
大海与陆地连接
大白鲨游进我的房间
我套着救生圈
眼睁睁看着高涨的水平线

还是地壳开始龟裂
我坐在客厅
电视机却离我越来越远
直到我慢慢下陷
最后消失在地壳里面

再不然就是老套的电影情节
外星人攻占地球
全世界战火连天
有人开始驾着火箭
却不知道还能逃到那一边
我却乖乖地等待着
只为了知道 外星人究竟有多少只眼

想象了末日的情节
开始计算剩下的时间
还有多少件事还在犹豫边缘
数一数手指
最后合掌祈祷 末日还是别来的好

一年

原来已经一年了

害怕会忘记她的脸
所以总会在睡前想她一下
顺便练习忍住眼泪的耐力

害怕会积累太多的伤感
所以总会在空闲的时候想她一下
然后在二十秒之内让眼泪流完

害怕会不记得她是谁
所以总会不经意地提起她
就算明知心里会揪一下

这样的习惯
原来已经一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