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7, 2011

警惕的收据

不枉费 我当初
把那张收据放在皮夹里
就是为了 警惕自己

今天 果然派上用场了
先生 麦葛嘎瓦骗

初老症状 第40条
“对诈骗集团开始产生周旋的战斗力”
我想不认老 也不行了

Friday, December 2, 2011

多了一个影子

烈日高空
这条路不长
我已经看到终点就在前方

长长的影子
紧紧 跟随我的脚步
四周都没有人

不知何时
影子旁边多了另一个影子
我问我的影子
“是你的朋友吗?”
她说 她也不认识

把伞挡在身体后面
加快脚步
看着影子的手就快伸向前

孙爷爷在耳边提醒说
三十六计的上计
我说 三十六计不够用
应该是 三十七计 -“ 跑” 为上上计

Tuesday, November 15, 2011

眼里的苹果


那一天
我莫名走进一间还未开张的商场
包下了四分之一的电影院
看了一部电影


买票的时候 张望了很久
找不到宣传海报
不知道英文翻译的片名是什么

看了电视屏幕上所展示的片名
我猜 应该是
“你是我眼里的苹果”


左边没人 右边也没人
我以为这偌大的电影院
就只有我一人

回头看一看
我后面的 后面的 后面那排
坐着三个人
我确定那是“人”

     


这部电影 好不好看
这是一个很主观的角度
反正作为参考
我个人觉得 很不错
很多画面 都勾起我儿时的回忆

 我依稀记得
毕业的时候 我也曾在同学的校服上签名
那时候的我 却死守着我校服的贞操

有空就去看看这部电影
我相信 肯定有几个画面
可以触动你心里
那埋藏已久的回忆

就算你不是电影里的男女主角
柯景騰 沈佳宜

或许 你就是那位
勃起 老曹 阿和 该边 或是 胡家瑋(弯弯)

没想要写什么电影感想
纯粹只是想要记录
这是 我第二次独自看电影
第一次差点包全场 看电影



“那些年 我们。。。。”

Monday, October 31, 2011

向前迈步

我的脚已经提起来了
可是 什么时候才能踏前去呢?

神经线

它们已经跟着我多年了
一直在互相扯着
我常常试着和它们和平相处
有时候可以假装忽略它们的存在

可是一个翻身 一个扭腰
它们却又不甘示弱地
维护着 它们的存在感

虽然有沙龙巴斯和安美露的支持
可我不知道  我的骨架还能支撑多久

那可不是 一般的腰酸骨痛啊~~

Wednesday, October 19, 2011

洗劫一空

我的回忆离开了我,不留一字


太久没有遇到什么衰事,还以为我可以平安度过今年的最后三个月。今年老是不顺,摔跤,割破手脚这种小事,几乎每几个星期就会发生。我只能庆幸我现在还活得好好的,过马路没被车子撞,已经要谢天谢地了。

没想到,老天爷悄悄地筹备了一份大礼送我。320GB 的External hard disk 竟然被洗劫了。只剩下一个名为 New Folder 的档案。这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320GB,里面可是有我多少的心血。一件一件数出来,可是会算到天亮。总的来说,就是那些千辛万苦下载的连续剧,电影,动漫,专辑,歌曲,视频;无数还没有拷贝出来的照片,姐妹帮的照片,丽雅家族的照片,旅行的照片,我家人爸爸妈妈的照片,还有饼干的照片。那些下载的东西,我牙一咬,忍痛再重新下载过也就算了,可是那些照片不见了,我到哪里去找回呢?还有无数篇,我写的稿,虽然不是什么创世之作,但也是我的心血。

这下可好,当初把所有的档案存进 External hard disk 就是为了Backup。现在被将了一军,真是欲哭无泪啊~ 之前老是显示红色的所剩空间,现在被清得干干净净,我一点也开心不起来。有些东西真的没有了,就再也找回来了。寻找了几个修复软件,全都徒劳无功。如果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但那些回忆是不能用钱补救的,这可是真的很大大大大大问题了。

可悲的事,饼干不在家,我连倾诉的对象也没有。今天老爸还带我去二手车场,简直就是在我心脏补多几刀嘛~ 说到车,我更是闷疯了。

Tuesday, September 27, 2011

无题

一闪一闪
努力撑着
那最后一丝的力量
星星 被催眠了

在被黑暗  吞噬之前
连月亮 也在祈祷
可是那飘来的云层
逐渐接近 

最后倒数十秒
云层也是身不由己
是风 在作祟

猫头鹰在枝头上叮咛
今夜 谁将入梦
那么神秘  那么凄凛

Monday, September 26, 2011

单轨车上的背包客-续篇

还记得上次那个
在单轨车上的怪怪背包客吗?

今天他又遇见了那女孩
不是在单轨车里
而是在轻快铁里

女孩依然站在靠门的那一边
戴着耳机 听着音乐
抱着包包 看着窗外的风景

怪客在某个站上车
好巧不巧  就站在女孩旁边
好死不死 被他瞄到那女孩

又来了 怪客在女孩眼前挥了挥手
说了一些什么
女孩看着他 连耳机也没拿下
就只是摇了摇头
不管他说什么了 摇头就对了
完蛋了  这是女孩心理的口白

怪客继续问了很多问题
女孩继续什么也不答 一直摇头
怪客见女孩 不答理
就自顾自地在那一节车厢徘徊
走过来 又走过去

庆幸的是 很快地
女孩到站了 看清楚怪客不在
飞快地走出车厢

Wednesday, September 21, 2011

回顾。泡汤

计划胎死腹中 那是多么残忍的事
尤其你得亲自动手 看着血溅起的那一刻

记得以前写过一篇《泡汤记》
想要找回来 回味一番 那可悲的滋味
可是翻回记录 却怎么也找不到
反而回顾了这座城堡
曾经有过那么一段的小辉煌

可惜短暂的闭关  修楼
人群就这么 散了 一去不回头

等待。下一次

人算不如天算
天算不如人的意愿

红本子已经拿出来
以为将会盖上一个印章
最后只能默默地把它放回原位

然后等待
那期待已久的。下一次

Monday, September 19, 2011

暴风雨横扫

人们总是不安于宁静的生活
风平浪静的日子过久了
皮就开始痒了 毛就开始翘起来了
非要老天爷发脾气
刮起龙卷风 台风 飓风
下起狂风暴雨
弄个浪潮汹涌
在大地上 狂肆地破坏一番后
人们才会在惊吓中
有所反省

但是这只是循环中的一节
过些安稳的日子
人们又在重复之前的恶习惯
直到老天爷又在忍不住发起脾气来

你以为老天爷
很喜欢发脾气是吗?
还不是被你们逼的无计可施
好声好气的话 就是听不进去
耳朵那么硬 只好灌点风 灌点雨

鱼与熊掌

我什么都不想要
除了鱼与熊掌
我什么都想要
包括鱼与熊掌

可是大家都说
鱼与熊掌
不能兼得
那么究竟  鱼对我来说
比较重要
还是 熊掌对我来说
比较重要呢

Sunday, September 4, 2011

整个山头 就属这个角落最隐蔽
见四下无人 就开始拿起锄头
不停地往下锄 洞口不大 直径不过二十公分
要藏的东西不多 只有三四件

虽不是艳阳高照
但是不停地劳动 汗已经爬满整张脸
脚下的土地 也被流下的汗 淋湿了
两个时辰过去了
洞口已经深得 抬头往上的天空
只有一个手掌那么大

把该藏的东西卸下
仔细地放在洞底
这是一辈子的秘密
就让它们永远留在这里

把土埋回去
没有在地面留下任何记号
藏起来的东西 这一辈子
再也不会把它们拿回出来了

Saturday, September 3, 2011

单轨车上的背包客

单轨车来了 女生最后一位踏进车厢
站在门前 望着窗外的风景
下一个站就要下车了

女生戴着耳机 听着疯狂的摇滚乐
站在她身后的男生  用手指 轻轻地碰了她一下
女生回头 把右边的耳机拿下
“Collegue? ”他问
女生摇摇头 “不是”
“大学?” 他再问
女生点头 然后再把耳机重新戴上
转头之际 听到那男生喃喃自语
“看不出来是大学”

男生又用手指 轻轻地碰了她一下
“你是韩国人还是华人?”
女生也再次把右边耳机拿下
“华人”说完又把耳机戴上
依然在转头之际 听到他说
“你很像韩国人”

下一秒 男生又碰了她一下
“你的名字是。。? ”
女生依照惯例 耳机拿下 把头转过去
这时女生留意到男生手上已经拿起手机了
一个冷笑 加上摇头 把头慢慢地转回去
两秒后 到站了 女生加快脚步下车了




Friday, August 26, 2011

习惯


谎话说久了
到最后连真相是什么
都不记得了

逃避久了
到最后连向前跨步都不会了
只知道凡事  转身就跑

向着阳光久了
只要一瞬间的黑暗
哪怕只有0.01秒
也会吓得魂飞魄散








Thursday, August 25, 2011

上次的案子
逐渐被人遗忘了
死者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
至今依然在争辩中
自杀 !理由呢?遗书呢?
他杀 !凶器呢?证据呢?
现场找不到第二个人
曾经存在过的迹象
没有指纹 没有衣服纤维

报告上只能无奈地写上
“暴毙而死”
草草了事的案子 不止一宗
大家似乎习以为常
新的档案很快就会把
这些疑惑的事情给淹没
谁也不会记得
档案室里有多少文件时还没结束的

Wednesday, August 24, 2011

侦查

验尸官抵达时
命案现场已经被警方拉起封条
围观的群众 一个也没有
周围平静地 有点不习惯
当然 这里不是什么闹区
平时几乎没有人会经过这里
而且这间房子的周围 都没有人住

死者 躺着 在冰冷浴室的地板
面朝上 脸部僵硬的表情
说不出是痛苦 惊讶 还是平静

现场没有血迹 没有打斗的痕迹
初步怀疑 浴室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然而 警方依然仔细地
收集环境证据
就怕漏了什么关键性的证据

第一个发现死者的人
是这间房子的房东
依贯旧例 每个月的三号
房东就会亲自来 收租
虽然房客曾经要求银行自动每个月过账
可是房东先生 依然坚持亲自过来收租金
他说 就让他有个理由 过来看看自己的房子

房东先生 告诉警方
他配有这间房子的钥匙
每次都是自己开门进屋的
今早 当他来到这里时
照例走到客厅的茶几那里
通常这位房客会把租金用一个信封装好
放在客厅那张白色玻璃的小茶几上
可是今天 茶几上不见装有租金的信封
房东先生 只好到处寻找房客的踪影
最后在浴室里 发现他躺在地板
房东先生一探鼻息 立刻打电话报警了






Monday, August 22, 2011

Tuesday, August 16, 2011

开关

“嗒” 一声 灯亮了
“嗒” 一声 灯灭了
“塔塔” 两声 灯亮了 又灭了
然后呢? 什么事也没发生

Friday, August 12, 2011

久违JYJ's OST


 김준수金俊秀 - You are so beautiful
《여인의 향기 》OST


김재중 金在中 - 지켜줄께
《보스를 지켜라 》OST


박유천 朴有天 - 너를 위한 빈자리 
《미스 리플리 》OST

Wednesday, August 10, 2011

输了

我叫输赢
人家说 人生有起有落
我说 人生有输有赢

我输在 语言的表达能力不好
曾以为 我赢在写作的能力

事到如今 原来我错了
我的写作能力也不好

输了 彻底地
或许 是时候

跳蚤派对

只是一天没有看好它
回来就发现它
和跳蚤们 开了一场派对
结果被我教训了之后
躲到屋外 自我反省


派对已经结束了
可是宿醉的客人
依然流连忘返

人气鼎盛的它
邀请了至少 十多位客人
结果我只能 一只只抓出来
驱客令已经发出
可是这些顽强的客人们
却和我玩起躲猫猫的游戏

别逼我 下狠手
我可不是省油的灯
到时要你们客死异乡
可就别怪我咯~~

Tuesday, August 9, 2011

消失的默契?

难道是准妈妈的情绪比较不稳定
而影响了正面的判断力?

没想到 我们那匆忙的第一站
发生了那么多后遗症

同样的事情 发生在两个不同的人身上
果然出现了完全不成正比的反应

话说 我们匆忙地出发
没有来得及通知新加坡那位和准妈妈
结果准妈妈 大发雷霆 谴责我们“变了”
反倒是新加坡那位 很愿意听我们的解释
而且完全信任我们不是故意冷落她的

曾经我相信 我们之间有一种无形的默契
在默默支撑着我们的友谊
就算不常见面  不常嘘寒问暖
但是我们依然坚信
彼此之间 还存着那一份关心
信任 来自于了解
我相信她们了解我的不变
而我也一样 相信着她们

难道那默契 就像是北极的冰山
在悄悄地  融化着?
我不想被冰山融化的水 淹死
可以停止  这种无谓的猜疑了吗?

Monday, August 8, 2011

匆忙的第一站

我的纸飞机 终于启航了
行程安排得很匆忙
虽然人数不齐全
一位在新加坡 (虽然那星期她突然回来了)
一位在安胎 (所以也没有惊动她,免得被她老公追杀)

结果我们四个人
匆忙订酒店 匆忙安排交通
匆忙研究行程 匆忙地去 匆忙地回来

幸好临时早上
可以和新加坡那位约见
又是匆忙地 两个小时
匆忙地联络 匆忙地调动时间

回程的时候
可以去看看我们之中的
第一位妻子 第一位妈妈
很久不见的老婆 (已经是别人的老婆了)
算是不完美中的完美吧 ~~

下一次 我的纸飞机
一定要满客 才出发
期待我们的第二站

希望会是个优闲的第二站

Wednesday, August 3, 2011

一整天都在环游世界


很久没有爬部落格了
可是 今天不知怎么搞的
去拜访的部落 全都在旅游
曼谷 澳门 马尔代夫 意大利

没关系 我有我的纸飞机
我可以一整天都在环游世界
哪里有爱 我就飞向那里

Monday, July 18, 2011


他离开了  大失风度地留下一些恶言恶语
一群小孩无知地跟着行风作浪

她看在眼里  难过在心里
幸好身边还有一群很棒的朋友家人
陪她度过煎熬的时刻

亲爱的 抱歉来不及送上安慰
但相信坚强的你 
会更加努力让每一个明天过得更灿烂
♥♥♥ 사랑해 ♥♥♥

Wednesday, July 6, 2011

宿主

当外星人入侵地球的时候
我的身体被崁入了一只小细胞
它操控着我的思想  控制我的行为
在我的脑袋里  翻箱倒柜地搜索
侵犯我所有的回忆

我只是一个可悲的宿主
提供了一副躯壳
任由它驾驭我的一切
却无从抵抗

梦。成真

昨晚我老弟紧张兮兮地
把我从睡梦中叫醒
“ 姐,你生病啊?作莫脸色这么白?”
他看我的表情   好像见到鬼一样
我赶紧跳下床 走到浴室的镜子
“ 哪里白?还不是一样。。”
“ 真的很白。你是不是生病?”
“ 没有啦!搞不好失血过多。。”

这场景让我想起
以前老爸在半夜
被老妈的白脸吓着的故事

有一个晚上 老爸突然把老妈叫醒
“ 你是不是敷 MASK 睡觉? 作莫脸酱白的?”
那时候  搞不好老妈真的失血过多
导致脸色发白 毫无血色

再回想前几天  记忆模糊的梦
依稀看见老妈
难道她要来接我了?

之前做家务 做到很生气
就跟老妈说
“ 我不要再帮这些懒惰的人洗衣服了
做了那么多  都没有人会感激你
还要嫌东嫌西 气死我了
你快点来接我走吧~~~~”

老妈 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现在没事了  我已经认命了
就当上辈子欠他们的
我快快做完  快快还清前世债
然后再离开也不迟
你放心好了

Monday, July 4, 2011

硬币抉择

曾试过在搔头皱眉  心情烦躁
不知该如何抉择时
从口袋里翻出一枚硬币
在默念祷告词后
把硬币抛向空中?

看着硬币在空中翻转了几个圈
正面  反面  正面  反面
当双手接下硬币 且紧紧合上时
别急着打开
回想起 刚才前几秒钟
当看着空中翻转的硬币时
你心底的声音
其实早已经  做出选择了

把硬币默默放回口袋吧~
它的任务已经  完成了

Sunday, June 26, 2011

成功脱身

换了一身轻便的服饰
别忘了  两个最重要的盾牌
搭上晚上的列车 向南出发
只待了两个晚上

天时  地利  人和
我终于两手空空地回来
作战计划成功  且完美地无懈可击

两个盾牌完全封锁了
一切对我的注意力
再加上对手只有一位 ^^

终于感受到那里
另一种魅力
不止是逛街而已
上次是摩天轮  这次是LUGE
疯了  那掌控在手中的速度感

Sunday, June 19, 2011

叛变

时间才是最公平的裁判
最无私的评审
你曾经说的 以后和永远
如今被时间啃噬得不留痕迹
我被你的废话 耍得团团转
不过那都是曾经 再也不会了

碎玻璃

把灯关上 黑暗了
桌上的玻璃水晶球
微弱的靛蓝色在闪闪发光
忍不住 伸手一触
水晶球随着那裂痕的延伸
碎了 无法挽回
**********************

当那天 发现彼此意念不相同的时候
原来离别的开关 早已经打开了
眼睛闭上 耳朵关上 思绪锁上
并不能让时间回转

虽然很不想承认
但 确实有些东西在改变
而我们其中一方
原来一直都在勉强适应着

那一张写着你的名字
我的第一篇 西班牙文作文
如今 躺在箱子里嘲笑我呢!

Friday, June 17, 2011

消失的城堡

藏身于雾中的城堡
我一度以为失去了它
找不到回家的路
当初故意不设置路牌的决定
差点成了致命的后果

风中的耳语
点燃一盏油灯
两分钟路程
我终于看见那熟悉的大门
那斑驳的痕迹依旧





Monday, June 6, 2011

寻找阳光


那刺眼的光
照耀着沉睡中的精灵
是时候该苏醒
抬起头 昂然地面向它

Sunday, June 5, 2011

把麻烦送走

看过一部日本电影,男女主角是学生,在一次阴差阳错之下,互相交换了灵魂,住进彼此的身体,为了避免此怪异事件让其他人知道而造成不必要的麻烦,他们决定用对方的身体,照常度过每一天。由于性别对身体的构造不一样,而让彼此产生了不少笑话,却也让彼此男女的不同,不管是生理或是心理。 韩剧也有一部类似的故事情节,男女主角交换灵魂之后,开始了解对方生活遇到的难题和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从而让彼此更理解思想和观念的不同之处,开始互相体谅和互相包容。

我出门几天,让老弟帮我代班,顾家还有照顾小狗,其实想嘱咐的事项有很多,我已经列好了一张纸,可是临走前还是没有把那张“守则”交给他,因为我知道他那无敌大男人主义肯定会不爽,所以只是问了一句“家里的东西你都懂吧!”, 他敲着电脑键盘,向我点头。我以为他至少会有觉悟,慢慢了解家里琐碎的事情,其实不比学校功课少。

没想到,我旅游的第一天,他就开始投诉,说饼干不吃东西,乱大小便,害他被老爸骂,埋怨饼干麻烦,要把它送走。原本山上的天气已经让我冷得发抖,这句话更让我心情结冰,什么旅游心情都没有了。第二天,又在临睡前接到简讯说,他受不了了,要我向饼干道别。那夜,我在山上失眠了。

只是要他代班两天,就这个受不了,那个定不顺,这个很麻烦,那个很麻烦。殊不知,这些受不了,定不顺又很麻烦的东西,就是我每天要经历,要做的事。如果有一天,老爸年纪大了,患上老人痴呆症,每天随地大小便,喝水时把杯子打破,吃饭时把饭粒掉满地,那他会不会觉得这些很麻烦,而要把老爸送走呢?究竟是狗麻烦,还是人麻烦,我觉得人比狗麻烦一千倍,尤其是那些自以为是的人最麻烦。自认为最有智慧的人类,竟然和一只动物斤斤计较,只会嫌弃它,却从来没有想要要好好地教它,只是一昧地觉得送走了,就没有麻烦,这种不负责任的心态,就有如未婚妈妈把刚出世的亲身骨肉遗弃在公共厕所一样。

如果真要把麻烦送走,真不知该走的是谁呢?

Sunday, May 29, 2011

附身


说着地球语的外星人
抑或是说着外星语的地球人

我的驱壳是人类
灵魂却不是

电波是平行线
探测不到任何讯息
“嘿, 是谁在那边”

Tuesday, May 3, 2011

无题


我闭上眼睛
看见自己坐在一艘小船上
船夫唱着不知名的歌谣
像似一首摇篮曲
他摆动着木桨
小船缓缓地前进
绕过丛林      一个转弯
我跌进一个隐形的漩涡

仿佛回到那段时光
欢笑与泪水交织的回忆
只能用思念去品尝
却发现原来那滋味
竟是如此地苦涩
在身体里不停地蒸发

一道光线
引领我
在睁开眼睛的那一刻
我仿佛听见
歌谣最后一句的歌词
“这就是人生”

Wednesday, March 30, 2011

Saturday, March 26, 2011

四七-番外篇

边写  边哭
但我可以把眼泪忍住
让它只在眼眶打转
却不流下

当情绪慢慢地平复
水分会在眼眶里蒸发
心脏才不会被压得
像似快要爆炸

四七

 

很想把所有的事情做好
但潜伏的惰性常常在扯我后腿
很想把坏脾气修好
但心底的熔岩却一直在燃烧

很想把正面的讯息传达给他
但他跳TONE的情绪让我很烦恼
很想和弟弟们打开沟通的管道
但他们总是对着手机电脑

其实其实其实
我最最最最最最最最
想知道的是
如果不是那么突然
如果时间允许
她在最后的时刻
会交代我什么呢?

是不是要把家务做好
把坏脾气改掉
把爸爸看好
把弟弟管好
然后再把自己照顾好

Thursday, March 24, 2011

写。写。写

说话技巧不好
也很没耐心
总希望在最短的时间内
用最少的字眼
把想说的说完
我不知道在下一秒
会不会有人把我的话打断

我不喜欢说
我喜欢写
我慢慢地写 慢慢地修改
时间很充裕
没有任何人可以打扰我
字数依然很少
或许你看不明白
但已无所谓
我只想 抒发我的情绪
记录那些我不想遗忘的事


Saturday, March 19, 2011

三七



三七   二十一
二十多天了  都差不多快一个月了

我还是有点不习惯
有时候 过得太松懈
会忘记了

直到隔天发现那杯子
依然乖乖地站在桌子上
等我  把它带回去厨房

厨房里的灯
从昨夜 依然开着

脏衣服默默地躺在桶里
注视着旁边的洗衣机

水壶里的水
就算只剩下十分之一
却没有人再添满了

客厅里的两盆花
垂头丧气
就快渴死  奄奄一息

下雨天
不会有人拨电话来提醒我
记得收衣服

空闲时
更不会有人邀我出去逛街

然后在客厅里的那张照片
又再次狠狠地  让我想起
那一栋白色的建筑物
那播放着佛歌的礼堂
还有那像花园一样的墓园

Tuesday, March 15, 2011

东瀛之难

9级地震  10米高的海浪席卷而来
一条条的生命 随着房屋车子被浪卷走
 残瓦碎片下的遗体 让我想起了
三年前的中国汶川地震
这一次的灾难 又让多少个
幸福美满的家庭 破碎了


前几天 电视新闻不断播放
地震海啸的灾难画面
这几天 全世界的关注都落在
日本福岛核电厂
继1号和3号反应堆爆炸后
4号反应堆起火
2号反应堆外壳破损
这实在是 难以形容的灾难啊..


日本政府不止要关注
救援队的救援工作
调派生活物品到各灾区
还得无时无刻注意着
那浸在冷却水中 蠢蠢欲动的燃料棒

有关单位说
这是日本140年以来最大的一次地震
看着这艰巨的情况
这简直是日本政府有史以来
最艰巨的考验

我们有幸存活着的人们
还可以坐在电视机前
看着这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画面
却好像在享受着高科技好莱坞动作片一般
看完后  又转头呼呼大睡吗?

给个几分钟
诚心诚意地为东瀛的朋友们祈愿祷告吧...
阿弥陀佛



Friday, March 11, 2011

二七

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
常常躲在棉被里哭泣
那时候很害怕死亡
一直疑惑为什么这世上
会有“我”的存在

那时候年纪小
只希望自己只是个旁观者
看着这人世间的变化
却不愿自己成为
这变化里其中的一个生命体

对于未来必须被深埋在土里
被这种恐惧感 彻底地困扰了多年
就算变成一堆骷髅
也会害怕孤独  我猜想



长大后 渐渐明白
死亡 是每个生命体必经的循环
害怕与恐惧    来自于疑惑
当逐渐了解死亡 明白了其中的真谛
反而开始敬仰生命结束的那一刻

尊重珍惜活着的每一天
就是对死亡最好的交代

Sunday, March 6, 2011

空了一块

度过了煎熬的一个星期
时间跳动的节奏 出乎意料地快了几个拍子
当一切 恢复平静时
才感觉到 心里还想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我告诉老弟:
好像有东西不见了的感觉
而且我很清楚地知道
这“东西”,我再也找不回来了

心里空了一块
我知道 这就是人生的考验
爸爸说,时间有治疗的功能
我只能相信
阿弥陀佛会引领她 也保佑我们

Wednesday, March 2, 2011

花开花落

上星期莫名重读《天国的邮差》这本书
突然很期望 真的有天国的邮差
帮我送信到天国去
我以为第一封我寄去天国的信
收信人会是 我家的饼干
毕竟我们家 年纪最大的就是饼干了
如今 您先走一步 留下了 遗憾 二字


花开花落
任你曾经开的多么的璀璨
终究会有花落的那一天

那时候的你
也许是你最美丽的时刻
也许是花瓣刚开始绽放的时刻
也许是枯黄凋零的时刻

花落
只是回归大地的循环
惋惜 只是因为不舍
当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放下 心中的一切
我们应该更加地惜福
珍惜如今 还拥有的一切

Thursday, February 17, 2011

陌生与熟悉

常常听朋友说

“那天 我在xxx遇到xxx”
心里总是纳闷
怎么大家一出门就会遇到熟人
我怎么都不会遇到任何人啊!!
那是一定的啦 ~~
老是躲在家里发呆
能遇到熟人才怪


但是只要出了门
就一定能遇到熟人吗?
这可没什么根据哦~~

遇到熟人一点也不好玩
妙的是 遇到好像很熟但是却不认识的人
这才是好玩之处

话说有一次
总于 踏出家门
约了朋友出去郊游
在出发的路途上
在轻快铁站台
看见一位有点眼熟的人
大清早的 闹太有点不是很清醒
这人 我不认识啊~~
可是怎么纳闷眼熟啊~~
是报章上的新闻人物吗 ? 不是
是学校的学长吗? 不是
可这张脸 真的在某地方见过

在月台 绞尽脑汁了一段时间
列车已经抵达了
隔着一个车厢 再想一想
原来他是一位博友嘛!!
哈哈哈哈哈。。

总算搞清楚了
这位熟悉的陌生人
常常在自己的部落格贴上一些照片
难怪我会觉得很眼熟
那当然就算知道他是谁
我也不可能跑上前大声招呼
毕竟 我们真的只是部落格世界的熟人

真好玩
果然 一出门很有可能就会遇到人
管他是 十几年前的小学同学
曾共事的伙伴 还是同一区的邻居
在一群人潮里 看见一张熟悉的脸孔
至少证明我不是住在荒岛上
什么人也不认识

Tuesday, February 15, 2011

熟悉与陌生

看着那熟悉的背影
我百分之百确定  那是你
那件宝蓝色的上衣
是我们上次见面时 你穿着的
那个深褐色的流苏背包
是我们一起逛街时 你买的

轻轻叫了你一声
你回过头来 那微笑我记得
真庆幸自己没认错人

可是 当我们在咖啡馆里
共度下午休闲的时光时
我怎么觉得
我在和一位陌生人聊天

看着你喝着
那杯你从不爱的
意大利黑咖啡
诉说着
从不会在你思考里的
现实生活问题

我才惊觉
我离你越来越远了
猜不透你脑袋里转动的逻辑原理
你说的每一句
都在反驳你之前的理念

已经跟不上你的脚步
我也知道
你有你的路要走
我没有理由 非得为了你
而改变我的步伐节奏

就让时间慢慢地调和
有一天你将会是
我生命里一位
陌生的熟人

Monday, January 10, 2011

换一套武器

当心里开始有很多
自己不能解决的疑问时
寻求他人意见
似乎是不错的方式

老弟常说
“不懂!!去Google一下啦”
但是我比较喜欢去论坛
看看别人的想法
这方法似乎比较接近人性化
总好过太广泛的网络
说的都是长篇大论有深奥的理论

可是论坛的意见
也是必须经过常理筛选
毕竟有很多骗积分的仙家在那里胡扯

暑假时 混的版块多属轻松的
摄影 美食  人文 语言 校园
母亲大人生病时
就去混医疗保健的版块

最近混着关于工作的版块
发现了 我真的进入战场了
更恐怖的是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
这么快我就被淘汰了
原来一切都是有根据的

我真的必须
重新整装我的武器
调整我的心态
万分提高警备的戒心
再次踏入这个险恶的环境

Saturday, January 8, 2011

重新出发

决定   已经决定了
跟自己商量了很久
用了无数个失眠的夜晚
和食欲不佳的日子
来证明这一切
是否值得我继续

坚持熬下去
会发生什么事
现在已经不可能知道了

这不是念书时期
不喜欢也要照念下去
反正会有毕业的一天
这是一个长远的计划
尤其涉及很多未来的因素

快刀斩了这些烦恼
总好过拖拖拉拉地耽误我的时间
我就是这么任性 愚蠢
那是因为从来你们就不曾真正了解我
就连我 自己 也不曾了解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