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0, 2008

热血沸腾~ 滚着

以下乃无聊级文章,未满21岁者请在父母陪同下阅读


真是有够顶你不顺,乱想骂人的说。。
我不想骂你妈妈,我不想骂你十八代祖宗

酱根本无补于事,而且会显得我很没有文化

可是麻烦你,拜托你,求求你

不要再耍我了好不好,可不可以

今时今日,酱的服务态度
我真的很不爽,鸡蛋糕你啦
~
都什么时候了,还不会进步,还不会反省

干嘛一直把我踢出来,我有得罪你吗?

有什么不爽就讲出来,

不要在背后暗箭伤人。。

你知不知道我有很多东西要做
你知不知道我已经很不耐烦了

你知不知道我就快忙到要呕泡

你知不知道我的时间所剩不多

你不知道对不对?
我知道你不知道,

所以现在我让你知道

知道后,麻烦合作点,配合点

才骂两句,你又不爽了。。
摆那什么脸色给我看。。

有完没完啊
~~ 真小气!!

你看你看,又来了
我又上不到线了,干嘛一直断!

发生什么事啊?! 哎哟
~ 欠扁!


吸气~~呼气~~
我要冷静点!!

Thursday, August 14, 2008

人的自主权



这学期有堂课很另类

我不知道要怎么去归类它

整个学期探讨的大概就是

类似
道德“的话题
如果我说这是哲学课

会不会比较容易明白

教授给了作业
13
道题里选一题作答
九月尾交货

虽然大家都说这课不好修

被当掉的人数超乎想象

可是我们就是很死心眼

既来之,则安之

在大家议论纷纷要转科时

我们留下来了

13
道题抽签抽中这道

“人到底有没有(自杀的)自主权?”
我从马来文直接翻译的

Adakah seseorang mempunyai hak untuk
mengambil nyawanya sendiri ?
从这道题看来,有两个方向

人的自主权,以及自杀的权力

我把这道题PO到佳礼去
反应比我想象中还要好

有些网友的思维很有创意

他说,

人會思考,就表示擁有自由和自主權.
談到有關于自殺的問題,那是絕對沒有問題,隨你高興就好.

但我想反問一下:-
(1)
你是否已經儲蓄足夠的棺材本了嗎?何必死後連累街坊呢?
(2)
你是否已經還錢或還清父母的養育之恩呢?感情債,如何還?
(3)
你已還清政府的教育貸款了嗎?
(4)
你盡了做人的責任嗎?我是指,你在地球上玩夠了沒有?
(5)
你如果自殺不死,還要面對醫藥費和法庭的牢獄之災.
(6)
還有一大堆的例子我懶惰寫出來.

如果以上所舉的例子,你通通都沒準備好或經歷過,
那你連(想死)的資格都沒有.

-guilimen-


再来有位网友说,


用到这个字。。。

没有,
人的思考、意识不过是体现出中自我的领域的部分的运作。。。
但人有追求自由意志。

至于自杀的问题
有自主就要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任,

可是生命不到我们管,那是属于自然也属于社会的

-深川菊-


也有人说,


人一生中的自主权有多少?
大概和考试一样,

最多每次有yes or no.或者abcde吧。

人真的有自主权吗?
你出世与否,是你父母控制。
你读什么幼儿园,小学中学。都不是你控制。
上了学院或者大学,你可以选择要不要。
但是对方要不要你,还不轮到你控制。
你谈恋爱,追求别人,还是要看对方要不要你。

你上班找工作,还是如此。
只要你细心观察,你可以发现。
其实自主权,真的很少。

是的,就算你真的以为自己决定了什么什么。
其实你下决定之前,
你也一定参考了很多不同的意见。
你的自主权,只有选择
abcde
就算你不承认,自主权很少这事情,
事实上这不会改变什么。


每个人都不断的影响每个人作出的决定。
而我们的决定往往是
yes or no
拿自杀来做比喻,这yes,就瓜了。
no,
再度选择前途。
一个人的自杀,其实责任是在其他环境身上。

可是还是要说最后的,
其实很多时候,
你选择
yes or no,或者abcde
其实也轮不到你选的

-locolyric-

这是他们的想法,那你们又觉得如何呢?

Sunday, August 10, 2008

挑战

每一个新学期
总有一个新的挑战

张开双手
等待着我
经历了两个学期

我发现再困难的事情

总会有解决的办法


第一个学期

在众多的作业中

大概就是
marketing assignment
最令人头痛
最有挑战性了
虽说只是大概学习市场的基本概念

可是为什么要我们交报告之余

还得附上一个两分钟的广告片段


看着最后期限慢慢逼近

也越来越觉得呼吸困难了

幸好在最后关头

还是乔好所有组员的通告时间

剧本常常在当时改了又改

两天的时间 五天的后制

广告还是搞出来了

看着自己掌镜的成果

那个
movie maker
由一窍不通 慢慢给我钻研

幸好之前看过弟弟搞过几下

总算不至于那么不知所措

第一次做生意做到亏大本
也实在是有够糗的了

那时老爸还常常拨电话来关心

我们的生意业绩


第二学期的作业

以为
GENDER 是那种
探讨两性关系的有趣课程

没想到作业竟然也是

什么三十分钟的短片

又要拍东西了

我这个小导演

又要派上用场了

抽中的题目是

CHILDHOOD SEXUAL ABUSE

直接翻译的话
“童年性虐待”?

性,我懂;虐待,我懂

可是什么是性虐待?

我真的真的很不懂

胡搞瞎搞了很久

我也不知道

被“虐待”多少回合

被“性骚扰”多少回合

终于搞定了
瘫痪了


这学期又来了

来了一个我真的

很不行的作业

自创网页
IT

哦!拜托别闹了
我可是家里鼎鼎大名的

超级电脑白痴

真是一山还比一山高

我整组人都是我的同类

我算是白痴中的天才了

这回真是完蛋了

完全可以拿零鸡蛋了


但是我相信

我一定可以再次

创下一个辉煌的奇迹

帮我加油吧!!

还有有什么资料帮得上忙

麻烦通知下,感激不尽啊
~~

Wednesday, August 6, 2008

白日梦

手握一张
发黄火车票

背起简单行囊

突发奇想

我要流浪去

目的地在哪里

不晓得
谁晓得
到站后随乘客下车

期待在心里扩散着

蔚蓝的天空
只有白云在嬉笑着

太阳准时下班了

月亮代班者才刚要出门

天空
暂时空闲着
昏黄的光线 淡淡的

四周都变美了 可爱多了

田园的稻草人
冲着我扮了个鬼脸

别自作多情

对那金黄的稻穗

我仅抱着瞻仰的心情

回首灿烂地一笑

稻草人也敞开心胸

五十六度一个西式的敬礼

沿着小路走进市区
人来人往的热闹风景

绚丽缤纷的霓虹灯

对我暧昧地眨了眨眼

我假装不以为然地路过

心里却悄悄地 暗爽了一下

绕过神圣的许愿池
纯白色的蜡像在感慨着

透明的水池里闪闪发亮

一个硬币代表着一个希望

然而只有那蜡像
它深深明白
那些愿望从来都没有兑现过

这只是一个理由
一个借口
让人们多看蜡像几眼

而不是每天匆忙地路过

。。。[待续]






Sunday, August 3, 2008

闲闲的星期一

我想睡到自然醒
却在早上七点钟就睁开眼

闷热的空气迫使我起床

刷牙 洗脸 洗衣 洗澡
完成了例行公事后

我全身散发着闲闲的味道

总不可能一整天
都待在房间里温习功课

那只会让周公找我下棋


总不可能一整天
都对着小
YENG 谈情说爱
那只会让他对我感到厌烦


总不可能一整天

都对着窗外的天空仰望

那只会让屋友以为我耍忧郁


总不可能就一直这样下去

我受不了星期一那咸咸的空气

闲闲的星期一 咸咸的小树影

Saturday, August 2, 2008

我为什么在这里


想不起什么时候开始
有个问题悄悄住进我的脑袋瓜里

不时扑通跳出来作弄挑衅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

不明白我为什么是个人
是个有独立思想的个体

然而又是为什么我不是一件物品

又或者只是一只在地上爬爬的蜈蚣

我是个有生命的个体
这也意味着有一天我会死去

当生命结束的那一天

我又该往哪里去

灵魂还会不会呼吸

转动的思维是不是暂时休息

小时候的我 常常怕得
躲在棉被里哭泣

不想死后孤单一个人

不想独自去到一个陌生的环境

这种感觉很不安
很痒
像似成千上万的虫子在心里蠕动着

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很讨厌


究竟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为什么我不能只是

一个坐在角落看着别人

经历生老病死的物体

为什么偏偏
我是我

若世上 真有轮回之说
上辈子的我
曾经是什么
下辈子的我
又将会是什么

为什么这世上 会多出一个我

Friday, August 1, 2008

名字

每个人一出生 就有一个代号
那是我们的名字

取名这回事
当事人完全没有发言的权利
然而 我们却得带着这个的代号

直到双眼合上
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天

有人笃信算命 名字可以一改再改
那是他的自由
我在这里没有任何的意见
名字闹双胞胎
已经是世空见惯的事
尤其是俗称菜市场类的名字

什么明
什么强 什么丽之类的


令我感到讶异的是
在沙大的商科学院竟然给我遇到

两个和我名字一样的人

一个姓李
第一学期就遇到了
为了区分我们两个人

Familia
还得把我们大小之分
奇诡的是竟然以身形为计算单位

自然而然
我荣登为小xx
幸好后来她变成
padre
不然每次要我叫自己的名字

拜托!我迟早会精神错乱

另一个是以前耳闻
却未曾见过面
第三学期
阴差阳错之下
变成
madre 的室友 她是姓吴的

你有没有觉得很巧
如果没有的话
我还有下文
我们都是以一月出生的哦
~~
日期还是顺序
16 17 18
~~ 我真的觉得世界很奇妙咧!!
如果我再说 我们都是同年份出生

你们一定会觉得很扯
哈哈~~
为了停止这种荒缪的事件延续

所以这并没有发生

反而是我比她们年长一年

别在我们三个都出现的地方
喊我们的名字
不然会很奇怪

很高兴在这里遇到我的“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