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5, 2007

战争


斜阳残照 斑驳罹难疏落
哭嚎声终究抵不过 杀气怒盛的邪火
浪潮蜂拥般的鲜红 点缀着人头尸骨
不止而流向看不见的尽头
烟硝漂染 血腥昂扬的烽火
划过苍穹的死亡文章 最新一页
铠甲散落 顶端插着的箭杆象征了什么
颓垣残壁上 藤蔓嘲笑着灵魂
偃旗息鼓的瞬间
乘着月光的阴色 孤魂飘荡不舍
地府间 热闹喧嚷涣散
牛头马面 依样迎接新客官
人间的亲人 终日深刻张盼的
只是一壶粉末

**火星家族**

**这不是宿舍生活,严格来说我和一群火星人过着同居生活**


村落E,A2 棟的顶楼,第三号和第11号房子
A3棟的二楼,第九号房子内
有一个秘密基地,住着一群伪装为人类的火星人
无意之间,闲闲没事干之间,总是不知觉地观察别人
就连几天没有上“大号”,也逃不过她们的法眼
她们真的是一群火星人(奇怪得不得了)

什么话题是火星人之间的禁忌?
我可以大胆地说:没有
就连内衣内裤,性爱的姿势,排泄物的形状
这些没有人会拿来研究的话题 (除了专门研究的研究人员)
她们也可以聊得天花乱坠,我的下巴都快掉到地壳里了

火星家族的首大家规:没有仪态没有形象
由于此家规的出现,火星家族几乎疯狂的阔出去了
只要有我们在的地方,绝对吵杂声连连(全体人员到齐为标准)
我体内潜在的疯狂细胞在这个家族内被发挥得淋漓尽致
也许这里没有认识我的人,我可以毫无忌惮地放肆
哈哈哈~~ 真是可以堪称全家族最神经的成员




火星人阿公是个高佻且看过少数三级片的火星人
常常会露出一两句“专有名词”来唬弄我们
也会很详细地解说每一个“高级动作”的步骤
害我们这些小瓜听得快把前两天的隔夜饭从消化了的肠胃翻滚出来
但是阿公却是一个非常开朗的人,也很爱装小女生
以她那么高大的身材扮起小女生来 ,还真是不太行咧~~
常常说自己拥有魔鬼的身高,美丽的身材。。。
口头禅是 :which means 。。。。。
由此可见,阿公的英文是一等一的好
曾经在云顶赌场打工的她,看遍天下人事物的样子
很喜欢跟我们探讨“人性”这个很深奥的课题
总爱把手压在我的头顶上,没办法我的高度刚刚好配合到这个动作
也很爱帮我拔白头发,但是总爱拉扯着那根头发不放
阿公,很痛的咧~~ (真的很爱闹)

火星人阿嫲是个长腿美眉,所以身体的比例看起来就显得短了
她的独门绝招就是KAP仔,而且只挑“养眼”的
方圆九百公里的雄性动物动制动网罗在她的卫星探测系统之下
才瞄过两秒的时间,就能马上说出对方身上有哪一点不符合标准了
以她超高的标准审核,她说的靓仔就绝对是百分之百的靓仔
她的探测系统不止拿来观察靓仔,观察身边的人一样行得通
就连我有习惯性在大众面前演说时,自动压沉声音的毛病
在第二次 presentation 后,就被她看穿了
果然是行走江湖多年累积下来的经验,小女子甘拜下风 ~~
但是阿嫲除了是位哈日族(超爱山下智久)
也是位超善良的火星人,连骗下父母都觉得会招天谴的样子
从小到大,什么事情都会报备母亲大人
就连小学某男生暗恋她,也会回家告诉妈妈
每天晚上大概十点多,手机铃声就会响起
然后就开始向母亲大人汇报各大事项
有什么不爽就直接讲出来 ,也是她的个性之一
单刀直入,绝不会拐弯抹角的剑法,是我正在努力学习的武功
曾经学舞的阿嫲,身体柔软度超高,可以把手脚搬前搬后的

火星人阿爸是个不甘平凡的人,个人的志愿就是要拥有一个不平凡的人生
这也是为什么她会选择来这个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荒岛来
坚持选择的路线是:有型的,绝不可以叫她穿裙子或留长头发
虽然不愿意扮演小女生,却拥有比女生更女生的细腻之心
常常会留意身边的人有什么需要,是个很会照顾别人的火星人
拔刀相助绝对是她行走江湖的宗旨,在她能力范围内必定倾力相助的
乐于助人的态度简直可以媲美圣母玛丽亚
爱干净却不是洁癖的她,总是把书桌打扫得一尘不染
阿爸很疼爱老婆的,绝对是世上唯一存活着的“百分之百的好老公”
运动是她的强项,排球算是强项中的强项,柔软度也是一等一的好
但是阿爸患有“油包心”疾病,每次上来基地总部都会气喘如牛
可是跑步的时候又可以绕大操场跑几个圈 (果然有够怪)
今年已经三岁的小黄是她的象征,见小黄如见本人

火星人阿妈学历相当的高,功课好不在话下
勤劳读书自然就是她的本性了
偶尔会莫名其妙心情不好,然后就会在一旁静悄悄了
这种时刻通常只有阿爸发现到而已
喜怒哀乐也会写在脸上,完全毫无掩饰的坦率
阿爸和阿妈相当地恩爱,常常形影不离粘在一起
严格起来,挑不出任何的毛病,就是好人一个
以别人的利益为自己的利益,自己吃亏了也不吭声的
看起来弱不经风,却是胆大包天运动型的女子
曾参与兵役体能训练,翻山涉水也难不倒她
如同阿爸一样,她的书桌绝对时时刻刻保持整齐
偶尔会“当仙”而把面包当晚餐

火星人老公是个可爱的女生
有一堆的口头禅,“不要酱啦~~”是常用的一句
(注意:“啦”字必须稍微高一度音且拉长至两三秒)
吃饭的速度惊人的可以,完全有资格参加金氏纪纪录了
也许当你拿起汤匙舀着第一口饭时,她已经扒完最后一口饭了
但是说话的速度确实成反比的,常常在句子与句子之间停留过长的时间
不习惯的人也许早已经绝气身亡了,断魂与她未完成的言论中
习惯性施力的她,很容易被她的台风尾扫到偏体鳞伤
常作弄火星人阿爸,在别人眼里几乎快赶尽杀绝的程度
掐脖子,摔角式扭转,霹雳掌法是她的独门绝招
也只有火星人阿爸有资格接受她的挑战,我们还是在一旁观战就可以了

火星人管家是新加入的成员,也是拥有一段不平凡的经历
为了自己的梦想,不惜舍弃原有的生活,千里迢迢来到火星球上
说话时表情丰富,偶尔还会比手划脚的演起“带动唱”
每一天坚持一定要吃饭,不管菜色如何也绝不放弃的宗旨
胃的容纳量惊人,一大碗米饭下肚也不觉得有任何的感觉
偶尔有很多古怪的想法,摄影技术算是无师自通的自我领悟
常常拿着照相机东奔西跑,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也能入镜
她很乐意跟我分享摄影的窍门,还传授我不少的功力
也是一位可以为了上网不惜一切,翻山越岭的火星人

这些都是我认识的火星人
从她们身上,我学了很多很多课本上没有的知识
也是她们教会我很多很多的生活小常识,人生大道理
火星人阿公开朗乐观的性格,火星人阿嫲节俭的美德,
火星人阿爸的舍己为人,火星人阿妈的勤劳且有规律生活习惯,
火星人老公的天真可爱,火星人管家的生活态度都是我正在学协的课程
和一群蒙蒙懂懂的火星人住在一起的感觉真好
彼此之间无需隐藏任何的感觉,不爽什么就说出来啦~~
酱做人才舒服嘛!! 何必背负那么多的委屈呢~~
很感谢老天爷给我的这种安排,谢谢你哦~~

自然界的交响曲

风来婆挲,雨来歌吟
著名指挥家 “乌云先生”拿起指挥棒
脸色一黑 ,演奏者默默拿起手中乐器
一场大自然的交响曲正悄悄上演

前奏 :
暖暖微风轻拂人们紧琐的脸庞
舒适的感觉使人们的嘴角悄悄仰起
竖立路边的大树,慢慢伸展庞然的枝干
随着微风的节奏,轻轻地摇晃身体
树叶妹妹揉着刚睡醒的迷蒙眼神
牵起身旁的姐妹 ,一左一右地摇摆
轻轻发出 “沙。。沙。。”的完美合音


紧接着上场 ,
“滴答滴答 ”,晶莹透彻的水晶体从天而降
雨滴宛如镶嵌在银灰色段带上的珍珠
一颗颗的散落在这空间里的每一个角落
溅在路旁的小水花,一朵朵绚丽地盛开
就像是身穿透明衣裳,随舞飞扬的小精灵
街边的路人 ,踏着轻快的步伐“踢踢嗒嗒”
跑向店面的屋檐下躲雨
一把把五彩缤纷的雨伞 ,“啪”的一声
为这凄美且悠然的景色增添一分色彩

高潮迭起,
“刷 。。”的一声 ,万物相似被闪光灯照了一下
雷先生赶紧配合着灯光 ,“轰隆 。。 轰隆 。。”
自然界公认的情侣匆匆赶来,正好凑上这场演奏会
就在小俩口调情之间 ,正是演奏会的最精彩时刻
狂风渐显真本性 ,呼啸而过每一寸雨滴
大树不自主加速摇曳身体 , 树叶妹妹吓得凋落满地
指挥棒在空中疯狂游行 ,演奏者卖力舞动手中乐器


尾端末声 ,
闪电小姐嚷着去看电影 ,雷先生放下使命
狂风暗伤望倩影 ,自在角落里咽泣
万物回守岗位 ,拉下最后琴瑟
指挥棒缓缓而行 ,演奏者低头无语
七彩帘幕在空中浮现 ,掌声在心里响起


这是一首经典名曲 ,最后的音符竟是
雨滴落在绿叶的那一声 “滴 ”。。。。

Saturday, October 20, 2007

蓝天




第一次乘搭飞机来到这个陌生的国度
虽然说不是很远 但是两岸之间依然隔着一个海洋
心情是沉重的 复杂的 掺杂不能流出来的泪水
我知道我没有选择的余地 因为这是自己决定的人生
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不了 只是我太孩子气了
都已经十多二十多岁的人 还会不舍得离开家里
怪只能怪自己很没有用 是时候该学习独立了

这里的天空很美 蓝色的底色 白色的衬托
是半岛很少有机会看见的景色 当然不是完全没有机会
记得以前上早班的时候 经过学校草场的时候
总会忍不住望一下天空 是很美 但是却很少云彩
老天爷很眷顾我 给我一片蓝天 浅蓝色的天
在这里 我天天都可以看得到 真的很蓝 很美
这里的云彩也特别的多 特别的有创意
偶尔还可以看见飞机 在天空划过的痕迹




蓝天下的山脉 与青葱的树林 勾勒出的景色
是每天窗外自动更换的风景画 辽阔的景色尽收眼底
成群的云彩 很靠近 似乎伸手就可以碰触得到
偶尔 微风的路过 云彩静静地跟着流动
这片天空是属于你的 你可以贪婪的拥有它
慢慢地欣赏它 没有任何的障碍物可以阻挡你的视线



我想 我会在这里过得很快乐 开始喜欢这里
因为 它的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