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30, 2010

家庭主妇

天天窝在家 
全世界都以为我最闲了

老弟要我编排下个月旅行的行程
从交通路线, 美食指南,特色景点
要多详细就有多详细
时不时就提醒我
还以为他有多紧张
等到所有资料准备好  让他过目时
却也只是随意瞄过几眼

老妈要我负责家务
扫地抹地  不用每一天都做
但至少不能让她觉得
地板粘粘 脏脏
晚餐也是我来煮
每天她出门做工前
会把所有的程序口述一遍
等到傍晚我只能凭记忆下厨
洗衣服当然也免不了
注意阴天的时候
请赶快把晾在外头的衣物收回来

老爸心情不好时
就会嚷着我把货单准备好
可是那几盒货准备了
整个星期也不见他拿去给客户
就是爱来乱的

连饼干也每天下午时分
可怜兮兮地看着我
散布时间一到  除非下雨了
难免要和它出去走走

幸好我还有小助手
至少烧香由小弟负责

我就是很闲
闲得没有时间再装闲

Saturday, August 21, 2010

听`。。那风铃声


主人最近回家的次数频繁
每次回到这座城堡
虽不下笔 不留言 不回复
只是窝在城堡里

城堡外 挂着一串风铃
随着风  而摇摆 而发出清脆的铃声
把音乐关掉 把情绪锁上
风铃有好多话
想和我诉说

Friday, August 20, 2010

脚 不长

正式要脱离学生生涯了
主人不需要再为课业而烦
为那大大小小的考试而熬夜
为那不体谅学生的讲师而生气
为那莫名其秒的报告而发牢骚

但是紧接着的人生
会更烦  更生气  更容易发牢骚
漫长的熬夜更不会因此而结束

如果可以选择 主人比较喜欢当个学生
最麻烦的也不过就是考试
从小到大主人的考试运  还不错
其实主人一点也不聪明
成绩考得好  只是因为主人有点小运气
所以主人常常都很感谢老天爷这样帮主人
但是主人也常常埋怨老天爷为什么就差那两步呢 !!

如果老师说考到前五名的就有小礼物当作奖赏
那主人一定就是考到第七名的那个
如果考试平均分数在80分或以上的 就会榜上有名
那主人一定就是考到79.80 的那个
如果3.70 或以上 就是第一学位毕业
那主人的平均分数就是差那0.02 分
这种现象从主人小学,到中学,甚至到大学
一直都是这样  就差那临门的两脚
主人要怪自己腿短吗?

主人不会怨恨老天爷
为什么就不多帮主人那两步
因为主人知道那两步
其实是掌握在主人自己
没有好好把握  没有好好珍惜
就只能哀叹后悔莫及 
回头也只有遗憾 二字

两步至少比一步来得好
如果就只差一步
那才是真正的折磨吧 ~~

现在才认清这个事实
才搞清楚老天爷给主人的考验
其实也不算太迟
未来主人还有更长远的路
前方还有更多的挑战
主人要记得
老天爷已经把成功摆在眼前
剩下的那两步 是要靠自己努力而得到的

只能为主人  说声加油了  对吧~~

Sunday, August 15, 2010

饭桌论剑

桌上的餐具齐全
一场暗涌
即将掀开序幕
锋利的叉子鄙视着
那圆钝的汤匙
殊不知那是刀枪不入的盾牌

塑胶碟中的饭粒
仰卧起坐 伏地挺身
正为这场每周两度的比试热身着

铜锣声从那山谷传来
月色逐渐被薄云吞噬
良辰吉时已到
------------------------------------------------------------------------
黑暗中嗤嗤两声
双银刃劈风
迎面疾向对桌在饮茶的客官
霎时 客官翻桌一挡 仰身一退
随即一个茶杯
不偏不倚 直射对手的眉中

眼看茶杯就快击中
右侧一条长鞭
像蛇一般迅速蠕动
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
茶杯碎成玻璃
像白雪般飘落在眼前

全馆的人都往向阳台边
那位使鞭的客官正在吃面
一碗阳春冷面
长鞭更是出自于面条
可见这位客官的内功非同凡响
一条条幼细的面条连接而出
速度快之而误以为那是条长鞭

自知内力不及他人
馆里顿时一片宁静 鸦雀无声
店小二忽然吆喝
"叉烧包"
大家闻言 骇然脸色大变

如此深夜
为何茶馆内依然客似云海
原来大家都是冲着
这闻名遐迩的叉烧包而来

掌柜陪着笑脸
捧着新鲜出炉的叉烧包
馆里的客人又继续他们的饮茶之乐了

Monday, August 2, 2010

密林的诱惑

斜阳残云逐渐被吞噬
深埋于闪烁的繁星
踏着那微弱的光线
寻找那传说中的魔咒

一片昏黄
刺眼的霓虹灯将其取代
过客已沉迷于那虚无的绚丽
忘了自己来自何处
忘了自己该往何处

握着丝绸绢的姑娘
倚门回首
那双迷幻的眼睛
活生生把灵魂给勾引了

在枯黄的密林里
唯一碧綠的老松树下
残留愧疚几许

留下的躯壳
在焰光融融于暗黑之前
无声叹息
纵使几丝柔柳欲作安慰
然魂魄早已销尽夕阳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