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27, 2008

十二月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十二月悄悄地逼近
再渐渐地离去
今年就快变成过去式了
今天变成昨天
然后明天变成今天
就连大后天也已经近在眼前了
不想要回顾
也懒得做个终结
我知道
那和去年没什么差别
没有新计划
没有新愿望
新的一年就只能是这样
很多事情
总是以“来不及”为结局
错过了就不要觉得可惜
那也许是开启的另一扇窗
另一片风景

Sunday, December 21, 2008

翘家


反正已经提到了我的表妹
就随便报告下
我上次翘家的那几天行程吧~

每年的年中和年尾
都会在表妹回来的时期
待在外婆家直到她回去
这似乎已经成为例行公事了



04 星期四
今天是外婆生日
在PJ的海外天酒家
阿姨订了两桌为外婆庆生

这是头盘
那杯看似雪糕的东西
其实没味道的
害我一度一味自己失去味觉

果然是酒楼
连乳猪也可以摆成这样


05星期五

回家一天
外婆家来了客人
所以昨晚没有在外婆家过夜
我就别跟人家挤啦~
所以回家一天
今天再去外婆家



06星期六

快要中午时去吃点心
在SECTION 14 的ORIENTAL酒楼


阿姨叫了满满一桌
还没吃就已经饱了 恐怖!


我以为这种场景只有在电视上才会看到
食物多得连圆盘也不够放了
阿姨啊~我很饱了
除了基本款 虾铰 烧卖
还有一堆我连名字也记不住的


接着去了趟茨厂街
下着雨 却也不见得人潮会比较少
小贩才刚要摆摊


走到十字路口
喝杯冰冷的罗汉果凉茶
这是一定要的啦~

虽然我不觉得
我外婆褒的比他差
但是有时候名气
就是一种无形的添加物

最近流行这款拖鞋吗?
毛毛的拖鞋
印象中好像是在家里使用而已
现在可以穿出门了?

小贩开价RM 15
后来在夜市看到好像 RM 8-10 而已

晚餐在外婆家后面那条街解决
「金龙城海鲜酒家」
阿姨依然是叫了一桌子都是菜
老板好像没注意我们这桌
其实一半以上都是小孩
每一盘都是超大份量
又是吃到饱到不行那种
结果有两道菜连动也没动过
就打包回家给舅舅当夜宵了

晚上又出门去吃 ROTI TISU
(之前提过了 请按这里


07星期天

第二天早上
阿姨租了两辆计程车
我们杀上云顶

又下雨了 起雾
白茫茫一片
我可以假装幻想是下雪吗?
上两回去云顶也是这样


大人们一早就溜去赌场了
留下小朋友给我们
基本上带着小朋友
你是不用指望可以玩些什么
而且我们还冒着雨在室外
淋了一身湿 冷得过瘾
幸好室内的过山车还有坐到
也不至于太糟糕

云顶内人多到一个
不行尤其是午餐时间
还不容易吃到 比萨


当天傍晚我们就回去了
晚餐终于可以吃到
外婆亲自下厨的菜肴
还有“肥佬蟹”


08 星期一

Sunway Pyramid 逛街日
我发现我好像山芭佬出门
泊车场内的先进设备竟让我看傻眼

每个泊车位上
都安装了一个显示灯
如果泊车位上已停放车子了
显示灯就会亮起红色
如果位子是空得就是绿色
这样驾驶者就不用一直绕圈圈
绕到没完没了
老远就可以看到远处是否有空位

还有还有
来到三叉路口
还有显示灯指明左右两边
还剩下多少个空车位
天啊~好方便哦 ~

这里也是有圣诞老人和你合照
不用付费 排队就可以了
阿姨说要带我们去吃冰淇淋
找了又找 原来是这间
傻眼 ==''
(之前也提过在沙巴有吃过 在 这里

店内维持它一贯的传统 :没有人
而且选择搭配的食材好像少了点
不过随便啦 ~
难得小姨有兴致请客

今天的晚餐在巴黎解决
以前还是间小店
现在生意越做越好
在隔壁连买两间店铺
就连楼上两层也都是座位

吃饱了就去SS2的夜市

途中看到这个
叫什么名堂 我不知道
口感和冰淇淋没什么两样
只是一片一片的 像似纸

后来还看到龙须糖
口味还研发到有蜜糖 草莓

绕了一圈
当然就是回家咯 ~
当天晚上我爸妈
就载我们回家了
而隔天阿姨表妹也回新加坡了

这趟她们回来的时间比较短
每次都很期待假期
因为阿姨回来后
会带我们吃很多东西
还有可以见见久违的表妹
别看这样
我们可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呢 ~

Saturday, December 20, 2008

ROTI TISU

我说啊~ 天下真是无奇不有。。
ROTI TISU 大家吃过吧 ~
有别于一般的印度煎饼
它可是薄薄,脆脆的像片纸
形状却是一个立体的CON型

可是在这里我要介绍的
当然不是一般的ROTI TISU 啦 ~~
你看看,你看看

位于PJ, SS2 的住宅花园内
有间ORIGINAL 的麻麻档
那里的ROTI TISU可是堪称一绝

感谢小姨带我们去见识
我那小表妹的表情
和我们脸上挂的
几乎没什么差别

随便介绍
这是我两位从新加坡回来的表妹



我们还在想究竟要怎么吃啊?
那么高 !难不称要我们站着吗?
才没有咧 ~

店员会很贴心地
帮我们准备三个盘子
以便可以让它横放着
开动咯 ~~

说实在的
这价格也不便宜哦~
一个要价五零吉
不过一次半次无所谓啦~
五个人分享一个ROTI TISU
其实还蛮划得来

不喜欢吃这个
店内还有很多选择
听说它的NASI什么什么的
都还不错。。
唯一缺点就是贵了点。。
要注意价钱哦~


Thursday, December 18, 2008

朋友的定义

我发现我上网没有目的
唯一能做就是躲在我的城堡里
或者是待在聊天视窗 等人来找我聊天
那天有人问我 : 你的朋友没有找你吗?
我回答 : 没有耶 !他们都在忙 。。
“忙也可以传简讯给你的啊~~ ”
“没有关系啊 ~ 传不传对我来说都一样 。。”
“他们根本都不把你当朋友。。”
“不能酱讲的~~”
“你从那么远回来,连封简讯也没有咧 ~~ ”

后来的谈话就一直围绕在
我有没有朋友的问题里

朋友是酱定义的吗?
我开始思考 忍不住去查下手机
幸好还有一封算是问候的简讯
酱就已经足够了 我要的其实不多
因为我知道我自己也是一个不爱传简讯的人
所以我不会怪别人没有传简讯问候我
不过回头想想 我回来快一个月了
还真的没什么人找过我
我朋友不多 这点我知道
可是没想到还真的少得那么可怜

刚刚在聊天视窗遇到一位学姐
莫名其妙 像似录口供一样
被她问了一大堆的问题
“你有好朋友吗?”
“不知道, 有瓜 。。”
“有就有, 没有就没有。。”
“你就当我没有咯 ~ ”
“当你有事的时候, 你会找谁帮忙 ? ”
“很难回答,得视乎是什么样的麻烦事 。。”
“好, 我假设一个情景给你 。。”
“说来听听。。”
“假设你在沙大,然后接到家里通知
说你家人出车祸, 你会告诉谁 ?”
“ 。。。。。”
“ 你第一个会想到要告诉谁 ?”
“通常我的东西都是过了很久才会告诉别人的,
免得造成不必要的担心。。。”
“你难道就没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吗 ?“
“。。。。。”

其实我可以回答她的
可是 只能有一个而已吗 ?
我心里在疑惑着
好朋友就只能有一个而已吗?

我不知道我会告诉谁
我脑海里闪过很多人
越来越多人 几乎是我所认识的人
后来我告诉她
当时谁在我身边 我就会告诉谁咯!!

所以啊 ~
从来这种假设问题对我来说
简直就是比什么都难
因为我的假设和你的假设会有出入
而我的假如也会和你的假如有差别

接下来的谈话依然在同一个问题上
分别在于这次的题目是
“ 我究竟有没有朋友?”
后来她帮我做了一个结论
"你没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
当 ~ 真的吗? 那是多么可悲的事啊 !

我不会分不好
我不想把我的朋友去做一个归类
哪些是好的 哪些又算不好
能聊得来的 统统都是好朋友
酱是不是会简单一点呢?

就算被他们背叛过
只要我还把他们当朋友
他们就是我的朋友
而不会变成我不好的朋友
酱会不会好过一点呢 ?

今天的思路有点档机
不适合探讨这么深奥的问题
留给你们去讨论吧 ~~

Monday, December 15, 2008

干物女

相信“干物女”此词
对大家来说应该不太陌生
(林宇中的歌有听过吧~)
日语读作: himono onna ひものおんな
在网上搜一搜吧~
你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

某天在外婆家翻到一本杂志
内页就有提到这个主题
还附了一个小测试
我测试后的结果是。。

登!登!登!登!

哇靠~ 恭喜你成为百分之百的干物女
(哇哈哈~首先我要感谢我的父母,
还有我的朋友对我的支持。。〕=="

我最记得有些题目是:
-假日不化妆也不穿胸罩,一晃半年没上美容院-

哇塞,连我不穿胸罩也知道
这就让我想起一个笑话
我这人还真的不怎么爱穿胸罩
反正又没差
在太平出生的我还真的是
名副其实的“太平公主”
一整个STUDY WEEK不用上课
我在宿舍里就整整一个星期
没碰过胸罩。。
歹势啦~这不是个笑话
一点也不好笑


说个小秘密:
我试过在中六的假期温习期时
匆匆忙忙忘了穿内衣上学
(当然背心还是有穿的啦~)
而且我完全没注意到
经过了长达六个小时后
等到放学了才发现
你说惨bo ..!!


=-极少出门,与其出门,不如呆在家里,总之就是懒得动。
即使是接到朋友的出门邀请,也会花些时间考虑要不要去-

完全中啦~
可是我不明白待在家里不好吗?
嘿!拜托~家是最温暖的地方
在加上外头治安不好
没事的话倒不如乖乖待在家

-依赖网络,干什么都想上网,即使上网觉得没事做,也要经常挂在网上-

幸好这项特性让我觉得自己还有得救
至少我的上网瘾不比我弟来得强
幸好还有一点不太符合
不然我真想把自己晾在晒衣架
把自己晒成一条鱿鱼干算了
干物女比宅女还恐怖
至少宅女还相信“爱情”的存在
可是干物女是处于那种完全放弃
决定孤独终老的那种境界了
我真的会变成干物女吗?
如果是的话,可以变成芒果干吗 ?

食欲阻塞症

薄薄的那一层肚皮
挡不了那24节令鼓的演奏
鼓声豪气蓬勃
不是我想要故意去忽略它
只是那可恶的食欲
相似我欠了它一屁股的债
老是和我作对
美食当前
节令鼓还号召日本太鼓来相伴
食欲大哥却老是不合作
硬要抵死相抗
大概是受最近世界各地
流行的抗议行为所感染
害我只能望梅止渴
吞了两口
虚伪的饱足感就来禁止我

Thursday, December 4, 2008

深夜

深夜
越细嚼越回味
苦涩中有点回甘
可能有点像似黑咖啡
我不清楚
因为我几乎不喝咖啡
已经是凌晨4.09am
哦~跳了是4.10am
多久没熬夜了
最后那次好像是
...........................................
还是想不起来
原来夜里的我
依然是那么没记性的
今夜我没有悠闲得
站在窗前看星空
这里不是东马
窗外的景色稍落逊色
前几天看过那笑脸月亮
已经满足了
最近城堡里
在闹改革
很久没静静地
掏心掏肺地写写什么了
很多篇都半完成
给小YENG保管着
看什么时候才能完成
.............................................................
已经4.20am了
我真的该上床了
不管有没有睡意
睡前编个故事
看会不会发生在梦里
**Buenas Noche**

搞到凌晨



难得我小弟
昨晚心情好
让位给我
我终于可以搞搞
城堡的装修了

这次想要搞搞那个门面
搜寻了一些还觉得
不错的背景图片
结果选了一张带点绿意的
配合一下我的框框的绿色嘛!
基本上这图片的结构没什么大问题

只要把左下角的字体删调
抱歉!没有更加高级的软件
暂且用PAINT 慢慢地遮掉
所以仔细看还是会有小瑕疵
那么就不要仔细去看咯~

接下来当然就是打上自己的招牌
轻轻松松就搞定了

那么为什么我可以搞到凌晨呢?
因为我选了一大堆的背景图案
东挑西选的 超麻烦

不知从那里搜到某大师的插图
三选一
我看上左边第一张
可能因为是雨天
再加上雨伞

结果很兴奋地
慢慢花了一些时间去修掉
原有的字体
然后又三心两意
觉得好象有点不对筋

不知不觉
档库存了一堆有的没的
又不知不觉
弄下弄下弄到凌晨了

就先这样吧~
看古堡主人什么时候兴致一来
再来装潢下









Wednesday, December 3, 2008

抢购日

今天是JUSCO MEMBERS' DAY
话说以前的会员日,不是这样的..
入口只有几个,严禁不是会员的人不得进入
可是如今,搞得水泄不通..
怎么我在东马待太久,变得那么厉害..
就连泊车位前也有员警帮忙指挥交通
酱是不是有点夸张啦~
毫不容易混进泊车场,
也是车山车海的景象
一个人的耐性有多高就看这个时刻了
我发现我妈的人耐力还不错
通常一个人在泊车场找了20分钟
已经会开始显现不耐烦的征兆了
可是我妈异常冷静地
慢慢一层层地绕
一圈一圈地找
我还要求她设定一个时间
再找不到车位就回家
我真怕她会找上瘾
在里面晃个两小时呢!
30分钟后莫名其妙
一个车位出现在眼前
附近也没有车在等待
哇~ 好棒耶~
从三楼下来,扶手楼梯前已经是这幅景象
我的妈呀?(站在在我隔壁)
除了在巴刹,这里很多AUNTIE在聚集
话不多说,我妈先去邮局寄包裹
顺便想想我们到底要吃什么?
我说:那里人少,我们就去那里吃
那间橙色装潢的LAKSA 店人潮不多
我们坐了下来,我妈看见菜单反悔了
她说我昨天肚子不舒服,不适宜吃酸辣的
就当着来点餐服务生的面前
我们笑笑站起来闪人了
哎呀!真的很不好意思
好象有点没礼貌哦 ?
其实我知道我妈还是偏爱KIM GARY
可是人潮很多咧~
吃什么?当然是最快可以上桌的咯~
本来点了火腿蛋辛辣面
就是辣的快熟面咯~
随便啦~我可等不及它烤啊焖啊

结果一盘盘错误的食送上来
人多是这样的啦~可以原谅
可是到最后我还是吃错人家的餐
没办法~面看起来都一样
而且它也是有一颗蛋

我拍完照后 吃了两口
服务生才匆匆跑来
看他表情就知道啦~
什么都不用多说
我直接跟他说:帮我的单上换成这盘
不然要怎样?吐回出来吗?

人潮那么多
捞衣服的人又多
排队付钱的人也多
这种情况小朋友走失一点也不出奇
终于听到类似的广播
我才有点释怀
不然我会怀疑这里没有小朋友


虽然真的很多便宜货

但是我们真的没那个本事去那里挤来挤去
所以几乎以为会两手空空而回
我妈却坚持要买件衬衫给我
70%咧~平时一件要RM99咧~
好吧~加上还有XS
不买又好像对不起自己哦 ?!!?

在卖场买了
家里已经清空的洗衣粉
还有厕纸
我们就回家了

绕出泊车场时
还看到有些人硬要泊在转角位
小姐!刮花你的新车不要哭哦~

哇~没有下次了,怕怕!!

Tuesday, December 2, 2008

忌人忧天

人有时真的不能太闲
闲过头了就会东想西想
胡思乱想
从宇宙外围再延伸到地壳
虚无的妖魔鬼怪
领悟不透的哲学理论
什么都是可以
胡思乱想的灵感
远的不说
单单是下学期
就有够让人害怕了
以前愣下愣下就没关系
但是现在不一样
当你开始知道下学期
迎接你的
会是另一场硬战
不由得担心的细胞
开始蠢蠢欲动
可是就算知道
前方有千军万马在埋伏
我们岂能退缩
我们没有回头的权力
刚刚猪龙草才问
"那时候你独自离家去沙巴是什么样的心情?"
事出必有因
可惜被哈啦了几句
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才那么有兴趣
"你有后悔吗?"
快到后段时又问
我说:没有
对耶~我怎么忘了
那时候后悔的字眼
总是来不及在泪水前浮现
我说:老天爷为我安排了这条路
一定会原因
走下去,你就会知道
对嘛~
想得再多 担心得再多
也是无补于事的
最后的结论也只不过是
白发多了几条
老实说,
我这未老先衰的小孩
白发比中年人还多
胡思乱想的个性
恐怕很难改
就连上次看相先生也吓一条
我的手掌纹路
还真是乱得够厉害
这都是拜胡思乱想所赐
可是这可以促进
脑部运动呀 ~
你说对不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