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0, 2012

末日

如果预言真的实现
那我还剩下多少的时间

我开始想象
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是海啸泛滥
大海与陆地连接
大白鲨游进我的房间
我套着救生圈
眼睁睁看着高涨的水平线

还是地壳开始龟裂
我坐在客厅
电视机却离我越来越远
直到我慢慢下陷
最后消失在地壳里面

再不然就是老套的电影情节
外星人攻占地球
全世界战火连天
有人开始驾着火箭
却不知道还能逃到那一边
我却乖乖地等待着
只为了知道 外星人究竟有多少只眼

想象了末日的情节
开始计算剩下的时间
还有多少件事还在犹豫边缘
数一数手指
最后合掌祈祷 末日还是别来的好

一年

原来已经一年了

害怕会忘记她的脸
所以总会在睡前想她一下
顺便练习忍住眼泪的耐力

害怕会积累太多的伤感
所以总会在空闲的时候想她一下
然后在二十秒之内让眼泪流完

害怕会不记得她是谁
所以总会不经意地提起她
就算明知心里会揪一下

这样的习惯
原来已经一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