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31, 2009

你不是落叶


落叶并非无情
那是迫于无奈
离开是命中注定的安排

凋零的落叶 洒脱地离开大树的怀抱
再挣扎也是徒劳 坠落是最后的宿命
没结果的爱 怎么去努力挽回
再多的期待也不能配成白头的一对
你不是落叶
离开是你选择的主宰
不用你开口 已知道下段对白是什么
闪躲的眼神说明 放手是彼此的解脱
斑驳了的爱 该怎么去刷新漂白
再多的回忆也不能弥补那一次的伤害




Wednesday, July 22, 2009

断线

当风筝在天上翱翔的时候
只要手上还握着牵引它的线
就不怕它一声不响地离去
就算在看不见的视线范围内

倘若风劲太强 线断了
它的一切就不在掌控内
也许下一刻 它就被高耸的树枝
挡住了去路
也许下一刻 它就被风离弃
只能无可奈何地落下

线 倘若断了
要找回当初的感觉 难了
就算再连接
接口上的死结还是会提醒你
不一样了 不是当初那样了

Tuesday, July 21, 2009

暂时离席

一封迟早会来的讯息


在今天早上收到了

虽然早已知道 你会去

然而多少的酸细胞还是

在心里某个角落悄悄扩散



不知道你会去多久

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回来

不知道你能不能适应那里的一切

但是我知道你会想念我们这群朋友



也许下一次的聚会

六人座上会空了一个位子

话题不会再绕着结婚生子

但这只是暂时性 我相信



暂时的离席 不会造成感觉上的距离

你依然是我们的一份子



这也让我想起 当初我离开的时候

能带走的只有不舍和不安的心情

你呢?你的心情也是和我一样的吗?

我猜应该差不远吧!!

咳嗽声交响曲

咳。。咳。。
这声音到底是从哪里传来的?
左边 右边 前面 后面
哦~~ 四面楚歌 四面八方
最近播放率最高的
就是咳嗽声
大家似乎在赶潮流
你咳一声 我又附和一声
在课堂里
常常上演着咳嗽声交响曲
有低沉的干咳声
有连续不停的双声道
还有随兴式的单声道
病毒发射的速度
在我们想象范围之外
我在想什么时候我也会成为
咳嗽声交响乐的一份子呢?

Monday, July 20, 2009

两周年纪念

话说丽雅家族已经成立两年了
那天我们提早庆祝我们的周年庆
早上出门去吃了日本料理
瓦靠~~ 我的那个虾便当
好吃到一个不得了
虽然一盘盘上桌时
看上去很多各式各样的配菜
但是我们还是吃个清光了






晚上我们最最最期待的交换礼物环节
当然蛋糕是少不了的啦~~



还有很多东西要交代
时间不够了 我还要去上课
下次再说 先看照片吧 ~~

Tuesday, July 14, 2009

凌晨时分

听着秒针嘀嗒嘀嗒地走
夜里 它的脚步声是我的催眠曲
身体很疲惫 脑袋却异常清醒
我想睡 却睡不着
失眠 曾经离我很遥远
我几乎已经和它绝交了
只是它后来在发现最爱的人还是我
我要原谅它吗?
然后重新接受它吗?

Thursday, July 9, 2009

这学期的考验

话说每一个新学期
总会有一件特别折磨我的事
通常都是某科特别难搞
或是教授转找我麻烦
再不然就是有一份超高难度的作业

这学期还没开始上课
就得先适应新房间的新环境
还多了一个新同房
好久没有和马来同胞同房了
突然间还真得有点难适应
虽说她人好像没怎样
但是有些生活上的习惯
还真的不是我和管家可以马上适应的

就如前几天来说
她晚上睡觉时会开着电脑
播放歌曲
虽说声量并不会很高
但是在寂静的夜里
什么声音都是清晰得
犹如戴着耳机般清楚
加上换了新房间
又听到只有我们家发生换房事件
心里难免有点不甘心
晚上都蛮难入眠的说
结果那个晚上我失眠了
听着她电脑播放的歌曲
我在床上滚动着
加上没有床单枕头被单
真是煎熬的我快发疯了
睡眠是我最重要的精神粮食
吃不饱没关系 睡不好可会要了我的命

这位小朋友大概很容易疲惫
所以通常整个下午她都是在午睡的
如此一来 我们就必须保持安静
吵人睡梦是最不要得的事情
将心比心嘛~
我们也不喜欢人家酱对待我们
所以回到房间也不能和管家聊天聊很久
免得越聊越兴奋 越聊越大声
她一睡就睡到天黑
搞得房间也不能开灯
仅靠一盏书桌的灯来照明

最近一回到家
还没进房间
就开始浑身不自在了
好像整间屋子
只有我一个人住
以前一声“我回来啦~”
还会有人回应我
现在整间屋子所有房门关着
感觉很恐怖 甚至有点阴森
没办法这家人之前就是这种生活模式
就算要改变 也不是一朝一日

现在的我希望自己的适应能力
能赶快发挥功效
尽快适应这种无人岛般的生活
虽然之前我在家待习惯 宅习惯了
可是这里不是一般的无聊
不赶快适应的话 我想我会变自闭
也希望管家阿嫲也是可以很快适应新环境

我们总是在失去了一些东西后 才知道
它在你心中占了那么重要的一个位置
两年的感情不只是可以牵绊着人与人之间的感情
原来那不起眼的房间也是可以让我思念成疾

Monday, July 6, 2009

新环境。新气象

**丽雅家族的命运真是与众不同**
昨天报到这学期的宿舍了
A2-4-11
这间我们住了两年超有感情的房间
终于和我们缘尽了
可惜呀~ 整层的四楼
就只有我们这家人全被派到楼下去
大家都好好得待在原本的房子
怎么就是我们那么特别
中六合彩那么微弱的机率
都被我们家给夺去
阿嫲那脚被踢得比较重
从顶楼被派到去底层
真是一阵天堂 一阵地狱
我和管家再续同房缘
双双被派到一楼去
新环境得重新适应
新家的住客我一个都不知道
她们老是把房门大门深锁着
不像以前我们
除了睡觉或出门
否则房门大门绝对打开着
欢迎大家来玩
无聊时可以转个弯
闯进隔壁房去kacau别人
现在可不行了
今早起来觉得整间屋子只有我一个人
因为另外两间的房门
都紧紧地关闭着
真的超级无敌霹雳不习惯
-------------------------------------------------------------------------------
上学期放假前
把所有的衣物用品放在宿舍的储物室
照理来说
开课前一天活第一天
储物室就会打开
让我们把东西拿回去
这学期就来闹场了
不知哪个脑袋装垃圾的家伙
说要星期四才可以
把东西拿出来
瓦靠~ 这是什么道理呀~~
我的书包文具衣物
所有那些有的没的用品
都在储物室里
这几天要我怎么活
没有更换的衣服
没有书写的文具用品
没有盥洗的沐浴露洗发精
没有温暖的床单枕头被单
真的是太过分了吧~~
她们以为我们搭飞机的
每次都随身携带
所有的东西吗?
----------------------------------------------------------------------------
沙大的新生们
好好见识沙大独有的行政风格吧~
这绝对是在任何一个角落
都找不到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