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7, 2011

无题

一闪一闪
努力撑着
那最后一丝的力量
星星 被催眠了

在被黑暗  吞噬之前
连月亮 也在祈祷
可是那飘来的云层
逐渐接近 

最后倒数十秒
云层也是身不由己
是风 在作祟

猫头鹰在枝头上叮咛
今夜 谁将入梦
那么神秘  那么凄凛

Monday, September 26, 2011

单轨车上的背包客-续篇

还记得上次那个
在单轨车上的怪怪背包客吗?

今天他又遇见了那女孩
不是在单轨车里
而是在轻快铁里

女孩依然站在靠门的那一边
戴着耳机 听着音乐
抱着包包 看着窗外的风景

怪客在某个站上车
好巧不巧  就站在女孩旁边
好死不死 被他瞄到那女孩

又来了 怪客在女孩眼前挥了挥手
说了一些什么
女孩看着他 连耳机也没拿下
就只是摇了摇头
不管他说什么了 摇头就对了
完蛋了  这是女孩心理的口白

怪客继续问了很多问题
女孩继续什么也不答 一直摇头
怪客见女孩 不答理
就自顾自地在那一节车厢徘徊
走过来 又走过去

庆幸的是 很快地
女孩到站了 看清楚怪客不在
飞快地走出车厢

Wednesday, September 21, 2011

回顾。泡汤

计划胎死腹中 那是多么残忍的事
尤其你得亲自动手 看着血溅起的那一刻

记得以前写过一篇《泡汤记》
想要找回来 回味一番 那可悲的滋味
可是翻回记录 却怎么也找不到
反而回顾了这座城堡
曾经有过那么一段的小辉煌

可惜短暂的闭关  修楼
人群就这么 散了 一去不回头

等待。下一次

人算不如天算
天算不如人的意愿

红本子已经拿出来
以为将会盖上一个印章
最后只能默默地把它放回原位

然后等待
那期待已久的。下一次

Monday, September 19, 2011

暴风雨横扫

人们总是不安于宁静的生活
风平浪静的日子过久了
皮就开始痒了 毛就开始翘起来了
非要老天爷发脾气
刮起龙卷风 台风 飓风
下起狂风暴雨
弄个浪潮汹涌
在大地上 狂肆地破坏一番后
人们才会在惊吓中
有所反省

但是这只是循环中的一节
过些安稳的日子
人们又在重复之前的恶习惯
直到老天爷又在忍不住发起脾气来

你以为老天爷
很喜欢发脾气是吗?
还不是被你们逼的无计可施
好声好气的话 就是听不进去
耳朵那么硬 只好灌点风 灌点雨

鱼与熊掌

我什么都不想要
除了鱼与熊掌
我什么都想要
包括鱼与熊掌

可是大家都说
鱼与熊掌
不能兼得
那么究竟  鱼对我来说
比较重要
还是 熊掌对我来说
比较重要呢

Sunday, September 4, 2011

整个山头 就属这个角落最隐蔽
见四下无人 就开始拿起锄头
不停地往下锄 洞口不大 直径不过二十公分
要藏的东西不多 只有三四件

虽不是艳阳高照
但是不停地劳动 汗已经爬满整张脸
脚下的土地 也被流下的汗 淋湿了
两个时辰过去了
洞口已经深得 抬头往上的天空
只有一个手掌那么大

把该藏的东西卸下
仔细地放在洞底
这是一辈子的秘密
就让它们永远留在这里

把土埋回去
没有在地面留下任何记号
藏起来的东西 这一辈子
再也不会把它们拿回出来了

Saturday, September 3, 2011

单轨车上的背包客

单轨车来了 女生最后一位踏进车厢
站在门前 望着窗外的风景
下一个站就要下车了

女生戴着耳机 听着疯狂的摇滚乐
站在她身后的男生  用手指 轻轻地碰了她一下
女生回头 把右边的耳机拿下
“Collegue? ”他问
女生摇摇头 “不是”
“大学?” 他再问
女生点头 然后再把耳机重新戴上
转头之际 听到那男生喃喃自语
“看不出来是大学”

男生又用手指 轻轻地碰了她一下
“你是韩国人还是华人?”
女生也再次把右边耳机拿下
“华人”说完又把耳机戴上
依然在转头之际 听到他说
“你很像韩国人”

下一秒 男生又碰了她一下
“你的名字是。。? ”
女生依照惯例 耳机拿下 把头转过去
这时女生留意到男生手上已经拿起手机了
一个冷笑 加上摇头 把头慢慢地转回去
两秒后 到站了 女生加快脚步下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