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3, 2007

拥着晚霞 翅膀疏落斜阳

月光杯承托着凄惨的倒影

流浪的方向 蔓延至天涯的另一端

归心似箭的灵魂终究无法穿过时光墙

沉醉的迷彩 迷蒙的脸颊

缅怀着旧雨缠绕梦境的夜晚
别说荡漾的只有杯中的沧桑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