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4, 2010

这世界好假

我站在这个落脚点
看出去的所有画面都是假

原来我一直活在
一个我想象的虚拟世界

我曾以为
我拥有一段很坚固的友情
可以彼此调侃 彼此胡闹
但是当那薄如蝉翼的外层
再也不能传达心中的联系时
我们来到了最残酷的局面

我曾以为
我拥有一段像家人
彼此给予温暖的感情时
一个突发的变化
却让我们措手不及地
陷入了无法解冻的僵局

所有的快乐
都被悲伤掩盖
那层厚厚的岩石
把钥匙深深地掩埋在内地核之中
1216千米的厚度
是我们的考验

原来记忆在这时候
不是帮手  却是帮凶
它怎么可以只让悲伤的画面
一直不停地播放
却完全忽略了那些快乐的记忆

这是一个艰巨的关卡
不知道我们能不能
像以前一样 携手度过

什么时候
才能唤醒这梦境
太可怕  太残酷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