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0, 2012

一年

原来已经一年了

害怕会忘记她的脸
所以总会在睡前想她一下
顺便练习忍住眼泪的耐力

害怕会积累太多的伤感
所以总会在空闲的时候想她一下
然后在二十秒之内让眼泪流完

害怕会不记得她是谁
所以总会不经意地提起她
就算明知心里会揪一下

这样的习惯
原来已经一年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