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5, 2007

战争


斜阳残照 斑驳罹难疏落
哭嚎声终究抵不过 杀气怒盛的邪火
浪潮蜂拥般的鲜红 点缀着人头尸骨
不止而流向看不见的尽头
烟硝漂染 血腥昂扬的烽火
划过苍穹的死亡文章 最新一页
铠甲散落 顶端插着的箭杆象征了什么
颓垣残壁上 藤蔓嘲笑着灵魂
偃旗息鼓的瞬间
乘着月光的阴色 孤魂飘荡不舍
地府间 热闹喧嚷涣散
牛头马面 依样迎接新客官
人间的亲人 终日深刻张盼的
只是一壶粉末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