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9, 2011

附身


说着地球语的外星人
抑或是说着外星语的地球人

我的驱壳是人类
灵魂却不是

电波是平行线
探测不到任何讯息
“嘿, 是谁在那边”

2 comments:

tΕΙô said...

两个杯子一条线

你在这一端
我在另一端

巴赫的指挥棒 said...

"嘿,你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