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5, 2011

上次的案子
逐渐被人遗忘了
死者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
至今依然在争辩中
自杀 !理由呢?遗书呢?
他杀 !凶器呢?证据呢?
现场找不到第二个人
曾经存在过的迹象
没有指纹 没有衣服纤维

报告上只能无奈地写上
“暴毙而死”
草草了事的案子 不止一宗
大家似乎习以为常
新的档案很快就会把
这些疑惑的事情给淹没
谁也不会记得
档案室里有多少文件时还没结束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