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8, 2008

《翻旧帐》

“回忆起我们小时候。。”
没什么,只是
《小时候》的歌词而已。

昨晚我又睡不着了,睡不着会干嘛?会胡思乱想。
但是这次的主题,却不是以前那些外星人
ET
生老病死的问题,
也不是那些永远都找不到答案,
庸人自扰的东西。

脑里开始自己整理小时候的档案,回忆很多但同时也很乱。
记忆力不好,我早就有这毛病,关于我的以前,我不太记得,

尤其是那些校园故事,所有的片段都是零零散散,

有一点没一点地拼凑起来的,甚至有些
还要靠泛黄的旧照片提醒我。

太平,我对这地名并没有太多的感觉。
充其量,它也只不是我出生的地方,
再来就是长大后去过一次太平动物园。

我爸妈的老家都在江沙新村,
我出生后就在那里待过一阵子,妈告诉我的。

过后举家南迁,搬到PJ14区和外婆一起住,
那是一栋单层排屋,照片看到的。

但是屋里的构造,我就没印象了,
那年我几岁了呢?忘了。

最有印象的应该是屋外的大花园,外婆好像有种花,
有还是没有呢?也忘了。

看回以前的照片,我生日的时候,
总是会办火锅料理,家里很热闹。

不知道为什么有一件事,我倒是记得很清楚。
有一天午睡时间,妈妈坐在我旁边折衣服,那时的我在午睡。

其实我还没睡着,但是又怕被妈妈骂,所以装睡。

我紧紧闭上双眼,维持呼吸的顺畅,
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深怕被发现。

可是当我妈要离开时,
她用衣架打了我一下,然后叫我快点睡。

我心里吓了一点,被拆穿了,
我觉得不可思议。那年我还没上幼儿园。

后来长大了,我还神经地去研究装睡必须注意的技巧。

**小时候就会假装了**


后来外婆搬家了,我们也跟着一起搬到
20区。
搬家的细节不记得了,无端端我们就住在那里了。

爸爸常常要外出公干,一去就好几个星期没回家。

那时的我对他很陌生,每次看到他都很怕,以为他是坏人,

甚至他回来时要抱我,我都会大哭。妈告诉我的。

我很爱哭,绝对是个难搞的小孩,除了我妈,我谁都不准抱。

只要我妈已离开我视线,我就大哭,
几乎要把房子拆掉。也是妈告诉我的。

现在依然很爱哭,而且哭点很低,
动不动就眼眶泛红。头痛!

**小时候就很难搞了**


我不记得妈妈怀孕的样子,
但是我记得我去医院探过她一次。

那时候我跟着外婆和爸爸一起去的,
好像是晚上了,病房很暗。

我不喜欢那种感觉,很像拍恐怖片的场景,
我再也没去了。

后来妈妈和小弟弟一起回来,
我不知道我懂不懂他是谁,好像不懂。

弟弟被摆在床上,我偷偷进房间偷看他一下,
很小一个东西被毛巾包着。

倒是大弟弟几时冒出来的,我没印象。

**小时候就身为人家姐姐了**


我究竟怎样被送进幼儿园,不记得了,
也不记得在那里学习的情况。

老师教过什么也没印象。
但是我记得班上有个恶霸,大家都怕他。

后来老师要换座位时,我向老天爷祈求不要叫我换到他旁边,
结果老天爷没听到。

我换到一个靠墙的位子,旁边是那恶霸,
每次进出都很麻烦,要他让位。

长大后,我发现每次向老天爷祈求不要中的事情,都会中,

我开始知道,老天爷喜欢和我唱反调。
惟有一次,祂没有,那是另一段故事了。

**小时候就和老天爷闹翻了**


午休的时候,是最开心的,
婶婶会拿午餐上来,我们拿着自备的饭具排队等吃饭。

我的成绩好像还不错,两年都是排名第三,
记得彩排颁奖典礼时我出错了。

长大后才知道那时是彩排,当时的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出错的原因,是因为我搞不清楚左右的方向,
动作很简单,双手拉着裙子尾段,

很有仪态地右脚摆在左脚后面然后微蹲,
然而我却把左脚右脚搞错了。

回到教室被老师抓来练多一次,
这次我做对了,老师无奈地放我走。

**小时候就左右不分了**


后来老师跟我说要我去跳舞,
我吓得直摇头,那时我以为跳舞就是跳芭蕾,

一定是那种劈腿一字马,后来还是被拉去了,
才发现只不过是跳伞子彩带那类。

**小时候就知道芭蕾是什么了**


幼儿园运动会,很多人。
爸妈也有去,伞子彩带舞是那时表演的。

长大后才知道那时是运动会,那支舞好像也得奖了。

服装是定作的旗袍,连鞋子好像也是,
梳个“春丽头”,画点腮红,就出场了。

印象中,运动会好像是联办的,
还有其他幼儿园的学生,每间学校都有表演舞蹈。

舞蹈表演结束后,所有舞者都向副校长亲下脸颊,
只有我们向他拿奖杯。

其他的事情,印象都很模糊了,
勉强记得某些情节,记得那个摆在课室外的神台,

记得那个滑梯,记得副校长的脸,记得。。。哦!忘了。

**小时候的头发超长**


那时候,外婆家很热闹。
我们一家五口住头房,外婆睡二房,

舅舅阿姨大家都住在一起。
不懂为什么可以住那么多人,明明只有四间房。

每天屋子里人来人往,感觉很不错。
表妹有很多新玩具,她也很喜欢和我一起玩,
但是偏偏他就是不喜欢我大弟,所以每次我们,还有小弟,

我们一起锁在房间玩,不要让大弟进来。

**小时候就会杯葛别人了**


最生气就是那次出水痘,家里的人轮流传染水痘,
我很期待轮到我,因为他们生水痘时,
可以请假不用上学。结果世事难料,
轮到我时不偏不倚刚好学校开始放假。

**小时候就想要PONTENG了**


小学第一天,我独自搭乘校车去学校,
巴士上所有的学生都有父母陪同。

我却一个人乖乖坐在后座,到校了,
自己乖乖跟着妈妈昨天指的路线进教室。

昨天学校开放日,妈妈已经带我来实地考察了,
那是我的小学,育才华小。

为什么我妈妈没有来呢?
要照顾弟弟嘛!没办法咯!

**小时候就那么懂事了**


我不记得为什么我会坐在最后一个位子,
好像是其人的父母一进教室,

就霸订风水位给他们的孩子了。
但是我记得我身后那个橱很恐怖,

我一直觉得里面有鬼,
尤其是下雨天打雷时,我特别害怕。

**小时候就怕鬼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坐在后面,
我好像没上过课,对于老师教科我完全没印象,

有一次被老师叫出去,打了我手心几下,
我依然懵嚓嚓的,糟糕!!!

我记得那时候,坐在我旁边的那个女生姓卓,
好像是。。应该是。。。

**小时候就懵嚓嚓了**


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火警练习。
校铃不停地响,所有人开始离开座位,

准备排队去操场集合,可是不知道谁带的头,
大家开始连队也不排,

连跑带跳的冲去操场,老师完全傻了眼
也来不及阻止了,我也跟着拼了命地跑,

沿路上经过很多教室,教室外的学生都乖乖地准照指示,
排着队准备出发去操场

他们用一种我也不能理解的眼神
看着我们跑过,大概也是傻了眼吧!

想象下,一群学生像是参加马拉松比赛一样,
拼了命狂奔在走廊上,

多亏那时我的教室在底层,走廊范围比较大,
不然哪够我们跑啊
~~
结果不用讲,当然是我们最快跑到操场啦!
然后再看着大家慢慢地步向操场。

我们班就在那时出了名,因为不止狂奔校园,
我们班上不知哪位那么醒目,

在那时还背着书包集合在操场,
亏他还来得及收拾得干干净净,一件都不少,

鹤立鸡群啊!他还是排在第一个,
所有的老师都看到,超明显。。。

这故事我告诉过很多人,他们在听着的时候,
表情是笑到快断气那种。。

**小时候就莫名其妙了**


二年级也是盲目地度过,最有印象是布袋接力赛,
就是那个头顶着一个小布袋,

然后比快走过一段路,不让布袋掉下来,最快的就是赢啦
~~
我们班在选代表时,我赢了,
可是却超俗辣地跟老师说不要,而且还很坚持。

也不知道那时的我是怎么了,后来还是被抓去千人操,
每天都要在操场练习。

早知道就去参加布袋比赛算了。
那时候,操场的尾段有一只小动物,死了那种。

还我每次排到后面时,都超怕的,
也不知道那时怕什么。

**小时候就神经兮兮了**


后来搬家了,搬去吉隆坡,好像有那么一点印象。
转校了,转到循人华小,插班到
3F班。
我大弟弟那时好像一直找不到学校,

没办法,龙年子弟特别多,
教育局爸跑了很多趟才勉强进入壁智华小。

第一天上学就闹事了,这件事我记得。
那是开学两个星期后,班主任是苏老师。

在办公室,不懂怎样,不懂那个谁
带我到老师面前,然后我妈和她就闪人了。

时间还早,还没上课,老师叫我坐到她对面的位子等等。
后来铃声响了,上课了,

老师拿了东西走出去了,可是她忘了有我这号人物,
害我挣扎着要不要跟着她,

结果还是跟了,大概在半分钟后,幸好还追得上。
老师踏入一间教室后,我刚好在

“起立,敬礼”后直接杀入教室,
里面的学生呆了,我直接走到老师旁边,
“我坐哪里?”我直接问了。
老师看到我,脸色比学生更呆。
“哦,我忘记你了。。。你坐在那个位子先啦!”,
她指了中间那排最后一个位子,我走过去了,
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超壮超大只的男生,
我记得他的样子,但是忘了他的名字。

**小时候就被人遗弃了**


事情还没结束呢!
同一天,老师叫班长去她位子拿东西,
循小好像新建楼,办公室换地方了。
老师叫我带班长去她的新位子拿藤条吧!好像是。
我带班长过去了,可是班长拿了藤条。。。。
不是!是拿板擦。记错了!!
拿了板擦后,我不知道怎么搞得,
把老师桌上那叠汉语拼音练习簿也拿了,
厚厚一叠三十多本,班长还好心问我好不要帮手,
我说不用。回到教室,班长把板擦交给老师,
我也二话不说把那叠怪东西放在桌上,
老师又呆了!“你作莫拿这叠作业簿,我还没改咧!”,
这次换我呆了。“哦,那我拿回去啦
~
”,神色镇定地说。
“不用啦!快下课了”。

我到现在还搞不清楚,
那时的我为什么会拿了那叠汉语拼音练习簿。

**小时候就乱来了**


岳素云,这名字我很记得。
因为她是我在循小第一个跟我讲话的人。

那是下课时间,所有人在钟声响起后,涌去食堂了。
她一个人走过来,跟我说 “要不要一起去食堂?”,
我点头,就这样跟着她走了。
过后上课,苏老师问我有没有认识人,
我点头。老师问她叫什么名字,
“岳素云”,我说。老师点头笑笑。
幸好知道她的名字,不然肯定问到哑口无声。

**小时候的人缘就只有这样**


我不记得什么时候发现,
自己是左撇子,自己跟人家不一样。
但是好像记得在末个年纪时,一直被老师骂,一直被老师打,
因为我的“横”会从右边画起,

那老师好像很注重笔顺这回事,
结果就一直想要改正我,一直打我。

老师还说什么,写字的手就是右手,右手就是
RIGHT HAND
我究竟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用的“
right hand
其实是左手?不记得了。

**小时候就跟人不一样了**


还有很多很多,那天我一直回忆到我二十岁才睡着。。
发现真的闹过很多搞笑事,做过很多无厘头的东西。。

慢慢检讨自己,我是怎么了??真的很不能了解自己。。

9 comments:

tElO said...

所有人都不能真正的了解自己
人总是不经一事,不长一之.
就是有当年傻傻的自己,
才有现在的你...

said...

哈哈~
聊不了解你自己。。。这个答案嘛。。。
其实,当你在回想的时候,当你在打这篇文章的时候,当你看见这篇博文的时候,你已经开始了解你自己了~
当你把很多个“不清楚”拼凑在一起的时候,你就会看见一个完整的你~

said...

哈哈~
了不了解你自己。。。这个答案嘛。。。
其实,当你在回想的时候,当你在打这篇文章的时候,当你看见这篇博文的长度的时候,你已经开始了解你自己了~
当你把很多个“不清楚”拼凑在一起的时候,你就会看见一个完整的你~

巴赫的指挥棒 said...

hahaha..
说得也对哦~~
相信未来我依然会做很多的傻事。
没办法,这就是-我!

语婕 said...

姐姐,
首先,
我必须很高兴的说:
"原来世界上不是只有我一个疯子会研究装睡的技巧,也不是只有我一个疯子会在睡觉之前想东想西(我可以想超过三个小时都还没有睡着,所以一定要会装睡)"
不难发现,
伟杰从小就不讨喜,
所以才会被杯葛(哈哈~).
至于老天爷,
我已经很有把握跟它斗了,
我可是跟它打了很多年的交道的~
小时候我的头发也曾经很长很长,
那时候大人们都说我像个小大人(很有女人味那种~)...
ponteng嘛...我现在才学会的,
我在等着水痘降临(我还没有生过...).
我在学校一向都没有懵嚓嚓,
虽然会很莫名其妙,
也很神经兮兮,
可是绝对没有机会被遗弃(太耀眼了没办法~)......

我的留言很长一下...
看来我可以考虑也写一篇类似酱的"传记"了~
到时候一定会笑死很多人...

巴赫的指挥棒 said...

语婕,
拜托!!不要叫我姐姐啦~
我和你差不多大而已啦。。
哈哈哈哈。。
早知道早点认识你,
我们可以一起研究装睡的技巧。。
我最近睡前想东西的毛病是改不了的啦。。
最近还变本加厉,快到天亮才睡着,要命!!

语婕 said...

姐姐...
我比你最小的弟弟还要小两年...
比你大弟弟小了六年...
我不叫你姐姐你还想要我叫你什么?
阿姨吗?
不过...我也当阿姨了...还没出世就当了阿姨...姑姑也当了...我那些表哥表姐...个个都大我太多了...我最大的表姐的大儿子大学毕业了...TT...

巴赫的指挥棒 said...

语婕,
不是酱来计算的。。
年龄并不代表着思想的程度啊~~

还有想请教你,那里收刮那么多部落格背景。。
我也想换下背景,可是没什么看上眼的。。。
介绍介绍吧~~

语婕 said...

讲到好像我思想成熟度和你一样酱...

部落格背景嘛...
很多地方一下...
我看我要发表一篇文章来分享一下如何收刮部落格背景了~
等我的文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