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 2010

噩梦

场景不按常理地转换
楼梯间,湖边,客厅,校园
天色没有规则地变幻
白天,阴天,雨天
人物莫名其妙地出场
熟悉的陌生人,陌生的过客

隐约看见自己在画面里
朦胧却很肯定

一切似乎很合逻辑
画面里的我
自然地上演每一幕
可笑的场景

努力回想起
整部剧的故事编排
却好像遗漏了什么没想起

只记得
最后的画面
饼干躺在门外的楼梯
血淋斑斑
它在压着一个人
是我老爸
饼干的背后被剥了一大片
像似一面鱼肉被吃干净
鱼骨和另一面的肉
清楚地被看见

吓醒了
在凌晨的四点钟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别怕,别怕,现实与梦境是相反的。。。

tΕΙô said...

那你一定又在那里乱乱喊到醒来

巴赫的指挥棒 said...

雁,
噩梦要说出来就不会灵验,
所以我要和你们讲


telo,
我没有喊,
那个场景好像没有我。。
前面发生什么,睡醒就忘了98巴仙
只记得很清楚,被吓醒这幕

shinwei1125 said...

walau... biscuit so scared... i dun miss him jor lor... bt luckily its jz a nightmare...